【兰斯8外传:弑神者VS鬼畜王】(30)【作者:seedfreedom】

字数:1288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30章:屠龙女—阿姆兹

  话说自从我中了等级诅咒之后,我便经常留意哪里有等级LV35以上的美女,然后试图拉拢她加入团队,而最近听说有一位武功高强的美女,经常出没在翔龙山一带。

  她的名字叫作阿姆兹?阿库,是个知名的女战士,喜欢追求战斗的刺激,经常去挑战一些强大的魔兽,由於她是在「屠龙事件」之后才加入团队,所以玩家们一般都称呼她为「屠龙女」。

  为了拉拢阿姆兹加入我的团队,我也起程前往翔龙山,即便阿姆兹比较喜欢独来独往,我也有自信能够说服她。

  在翔龙山的山脚下,有一家专门贩卖各种装备和道具的礼品店,由於地处偏远,所以价格也比一般市面上要来的贵一点。

  一般来爬山的人都会在店里买一些必需品,像是食物、登山用的工具、药物,或是乾柴之类的。

  礼品店的老闆娘大声的说道:「来喔!走过路过都不要错过!这里的软膏很有效喔!不但能治擦伤,还有助於预防蚊虫叮咬,一条只要10G而已!」
  「这个不好!像这种XXX公司出产的东西都只是一些劣质品,就算贵一点也没有关系!请给我一瓶世色癌。」

  「好的!谢谢惠顾。」

  听到两人的对话,我好奇的往店门口一看,只见一名米黄色长发的女子,正在和老闆娘买东西。

  只见女子身上穿着一套冒险者风格的铠甲,手上还拿着一支白色的骑士枪,在兰斯系列里,使用这种武器的人并不多,所以我很确定这名女子正是我要找的阿姆兹。

  阿姆兹接着说道:「另外,我还要在山上待个三天左右,请给我三天份的乾柴。」

  「好的!不过翔龙山上到处都是怪物和飞龙等凶猛的怪兽,你只有一个人不要紧吗?」

  「没关系的!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管怎么样总会有办法的!」

  「这样啊……来,这是你要的东西!」

  「嗯……该买的东西都买了,那差不多该上路了!」

  「请等一下!」

  「嗯?」

  听到我的叫喊,阿姆兹好奇的转过头来。

  我问道:「请问你是阿姆兹?阿库吗?」

  「没错!你是谁啊?」

  「我是赛利卡?希露菲尔,是来自於异世界的弑神者。」

  「弑神者……啊!你就是在自由都市很有名的那个……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想要邀请你加入我的团队。」

  「我不要!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没有要和谁组队的想法,我还有事就先告辞啰!」

  「啊!喂!等一下!呼~~真是的!」

  虽然我早就预料到会被阿姆兹拒绝,但想不到她居然走的这么急,看来想要拉拢她,还要再花点功夫。

  我赶紧上山想要追上阿姆兹的脚步,不料!阿姆兹的脚程不是一般的快,不一会儿功夫,就把我甩得远远的。

  我心想:「可恶!看来对方很习惯走山路,不过……既然大家都往山上走,那么迟早会追上她的!」

  一路上,我拚命追赶,虽然途中碰到不少怪物,但都被我轻松解决了。
  当我来到半山腰时,刚好看到阿姆兹正在和怪物作战,只见阿姆兹来个一记「疾风突刺」,怪物一下子就被解决了

  「呼……呼……太好了!终於被我给追上了!」

  「哎呀!你是刚才的……」

  阿姆兹转过身来,看到我虽然气喘吁吁,但是身上一点外伤都没有,便称讚的说道:「呵呵,我本来以为你只是个爱说大话的傢伙!想不到还挺有本事的嘛!不但这么快就追上我的脚步,而且身上还一点外伤都没有。」

  「哼!你少看不起人了!要是我认真起来,就算是要把翔龙山攻顶都没有问题!」

  「哈哈哈!你别开玩笑了!翔龙山上还有很多很厉害的怪物,就算是我也不敢轻易的去挑战,好了!不说废话了,我还要继续赶路呢!」

  「你一直往山上走,是打算去讨伐飞龙吗?」

  「没错!毕竟这里可是翔龙山,飞龙可以说是最好的猎物呢!」

  我说道:「可是,你只有一个人挺危险的吧?要不我来帮你。」

  「不要!我一向是独来独往的,只靠自已的力量来战斗,这样才能够好好了解自已的实力,我是为了确认自已的强大而战斗的!如果和别人一起战斗的话,那不就全都白费了吗?」

  「那……既然这样的话,跟我交个朋友总可以吧?」

  「那个我也拒绝。」

  「为…为什么啊?」

  「我只是不想和别人结交而已。」

  「可是……我很想要拉拢你啊!虽然说现在还没有什么大事件发生,但是我的团队很需要实力强大的同伴!」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答应你的!虽然说你热心劝诱,让我很佩服,但是太过於纠缠的话,我也是会毫不客气的把你给杀掉的喔!」

  阿姆兹话一说完便架起了武器,可见刚才的话并不是在开玩笑。

  过了一会儿,阿姆兹把武器收了起来,说道:「如果你愿意做我的跟班的话,那带你一起走也不是不行,我正好需要一个能够照顾我生活起居的人。」

  我不悦的说道:「这是不可能的!我好歹是一城之主!我是不会做他人的随从的!」

  「噗哈哈哈!我只是在开个玩笑!原本我……」

  阿姆兹话说到一半就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过头去,目光直视着远方,淡淡的说道:「什么嘛!今天是在对面啊!」

  「喂!等一下!」

  虽然我试图叫住她,但是阿姆兹依旧理都不理,一个劲儿的去追逐她的猎物了。

  我心想:「刚刚好像有一条巨龙飞过,阿姆兹应该是去追牠了吧?好!我也去。」

  当我来到山道旁的悬崖边时,刚好看到阿姆兹正在和一条绿色的巨龙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

  「吼喔喔喔喔喔喔!!!」

  「哼!」

  只见阿姆兹灵活的闪避巨龙的攻击,即使对方吐出火焰,她也依旧毫不畏惧。
  我讚叹的说道:「真厉害!呵呵,看的我也手痒了!好,我也上场吧!」
  「喂!别过来!这傢伙是我的猎物!」看到我冲了过来,阿姆兹大声的说道。
  「这条龙看起来挺厉害的,让我来帮你吧!」

  「我拒绝!这傢伙必需由我来打倒!只要一个人就行了。」

  「这样啊……那好!就由我『一个人』来帮你吧!」

  「什么?等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虽然阿姆兹试图阻止我,但是巨龙却不给她任何一丝机会,在不得以的情况下,巨龙被我们两个给联手击败了。

  「吼啊啊啊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庞大的巨龙就这样倒下去了。

  「哈哈哈!赢了!」

  「哼!看来你心情不错嘛!」阿姆兹一边说,一边把武器给收了起来。
  我问道:「你生气了吗?不好意思啊!虽然抢了你的猎物,但是战利品你可以全部都拿走,我不会跟你抢的!」

  「哼!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很生气,像你这样有实力的傢伙,我并不讨厌!」
  「喔?难道说……你对我改观了吗?」

  「并没有……咦?」

  突然间,地面产生剧烈的摇晃,然后逐渐裂了开来。

  阿姆兹惊讶的说道:「糟了!悬崖撑不住巨龙的体重,就快要崩塌了!」
  「那赶快离开啊!」

  虽然我们拚命的跑,但是才刚跑没几步路,地面就崩塌了。

  「呜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个危急的时刻,阿姆兹举起骑士枪大声的说道:「喂!快点抓住我!」
  下一个瞬间,阿姆兹把枪头刺进了山壁里,她的双手紧抓的枪,而我则抓着她的身体,两人像是挂在树枝上似的停在半空中。(请无视图片中的兰斯)
  「呼~!真是好险!」

  看到我们大难不死,阿姆兹松了一口气。

  我说道:「喂!现在还不是松懈的时候吧!」

  「说的也是,必需要想办法爬回去!不过……这里的岩壁都光溜溜的,连个落脚点都没有,这该怎么办呢?」

  虽然现在情况很危急,但是对我来说,想要脱离险境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样就少了一点「乐趣」。

  我心想:「对了,既然阿姆兹这么顽固,坚持不肯加入我的团队话,那我乾脆来个恶作据,稍微吓吓她好了!」

  这时我说道:「喂!阿姆兹,我有一个办法能够让我们大家脱离险境,但是你必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听到我说有办法可以得救,阿姆兹顿时高兴起来。
  「那就是你必需答应加入我的团队!」

  「喂!事到如今你怎么还在提这件事啊?」阿姆兹有些不悦的说道。

  「这个你别管!就简单的一句话,只要你答应了,我就救你!不然我就只救我自已一个人!」

  「你…你好卑鄙!」阿姆兹生气的说道。

  「哼!卑鄙就卑鄙!反正现在你也只剩下这一个选择了,不然就等着掉下去吧!」

  听到我这么说,阿姆兹觉得很无奈,但她现在确实是束手无策,只能答应我的要求,但是天生喜欢独来独往的她,却又在为这件事感到犹豫。

  我说道:「阿姆兹,你再不答应的话,我就要自已一个人离开啰!」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会魔法不成?」

  「没错!本大爷不但会魔法,而且身上还带着几件能够脱离险境的魔法道具,即使是像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也能够安全脱困。」

  「那……既然这样,你就连我也一起救就好啦!」

  「不要!既然你不肯答应作我的同伴,那我也没有要救你的义务!」

  「你!」

  此时阿姆兹感到有一些生气,虽然她不知道我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但是从我从容的态度来看,她相信我是一定有办法能够脱离险境。

  阿姆兹心想:「可恶!想不到我居然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居然得答应这种要求。」

  「阿…姆…兹……你再不答应的话,我就要走人啰~!」

  「喂!你等一下!我……咦?」

  就在这时,骑士枪的枪头突然松脱,我们两个就这样从高空中摔了下去。
  「呜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我们两人的尖叫声,我赶紧调整姿势,大声的说道:「阿姆兹!你到底答应不答应?我们就快要摔成肉饼了!」

  「呜…好…好啦!我答应就是了!我答应作你的同伴,现在快点来救我!」
  「好!我们一言为定!……张开吧!吾的羽翼啊!」

  就在这个瞬间,从我的背后发出一道亮光,一对白色的翅膀就这样出现在我的背后。

  「啊啊啊啊啊啊!!!」

  眼看就快要摔到地上了,阿姆兹吓的闭上了眼睛,但是出乎预料的,阿姆兹发现自已并没有摔成肉饼,而是被人给抓住,然后慢慢的往天空飞去。

  「这是怎么回事?咦?!赛利卡…你怎么?!」

  看到我的背后长着一对翅膀,阿姆兹惊讶到说不出话来,费了好一会儿功夫,我们两个终於平安的回到了悬崖边。

  「呼~!真是累死我了!你那把枪也太重了吧!感觉我好像是拉了三个人在飞似的!」

  「真…真的平安回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赛利卡,难道你的真面目其实是天使吗?」阿姆兹虽然惊魂未定,但还是疑惑的把问题给说出来。

  「啊?你在说什么蠢话!我可是堂堂的弑神者耶!怎么可能是天使那一类的东西!」

  「那…那你为什么会有翅膀?」

  「这个啊!这是用魔法变的啦!你看!这样不就消失了吗?」

  只见我把手轻轻一挥,长在背后的翅膀立刻消失不见,只留下些许的光的粒子。

  「这……」

  「哈哈哈!你是不是惊讶到说不出话来了呢?事先说好喔!刚才你已经答应要做我的同伴了,这事不准你反悔!」

  「这……唉~!好啦!我知道了,我会遵守约定的!」

  「很好!那就欢迎你加入啰!阿姆兹。」

  我高兴的伸出手来,阿姆兹虽然犹豫了一下,但也配合的跟我握手示好。
  虽然有种被人设计的感觉,但是对方毕竟救了自已的命,阿姆兹还是懂得什么叫知恩图报。

  我说道:「好了,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就回去吧!还是你还有要去的地方吗?」

  阿姆兹摇摇头说:「没有,我本来计画要在山上待个三天,既然龙都被打倒了,那也没别的事了。」

  「那这样我们就回罗格雷斯城吧!用这个一瞬间就能回去了。」

  我话一说完便拿出飞翔耳饰,使用之后,我们一瞬间就回到了罗格雷斯城。
  「喔!好厉害!真的一下子就到别的地方了!」

  「哈哈哈!厉害吧!来吧!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其它的同伴,另外还要帮你安排住的房间。」

  在我的带领下,我们往城堡的交谊厅走去,之后我把阿姆兹介绍给大家认识,对於能够又有新同伴加入,每个人都很高兴,虽然阿姆兹不太擅长与人相处,但是迟早都会混熟的。

  在那之后,阿姆兹在城堡待了几天,每天不是在锻炼身体,就是在镇上购买些必需品,看来城堡的舒适生活并没有让她感到满意,反而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去冒险。

  某一天,阿姆兹跟我说道:「赛利卡,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嗯?有什么事吗?你该不会是想要单独去闯什么危险的迷宫吧?」

  「不是啦!我是想要跟上杉谦信交手。」

  「喔?跟谦信啊!」

  「没错!她可是传闻中JAPAN的帝,更是最强的剑士!我老早就想要跟她交手看看了,所以这几天一直在做准备。」

  「这样啊!那谦信那边你有跟她说了吗?」

  「我已经问过了,而她也同意了!只是……她说若是要比武的话,还得先经过你的同意才行!」

  这是一定要的,因为我不想要同伴们之间互相争斗,除了禁止私斗以外,就算是比武切磋也得经过我的同意,或是要有第三者在场,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我说道:「好吧!我同意你们两个的决斗,但是必须要由我来当裁判,以免发生什么意外。」

  「我知道了,那我赶紧把这件事告诉谦信!」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阿姆兹,我想只是单纯的比武也太无聊了,不如加个惩罚规则吧!」

  「惩罚规则?好啊!那输的人会怎么样呢?」

  「这个嘛……跟我来上一炮如何?」

  听到我这么说,阿姆兹顿时觉得有些无奈,虽然她在这段期间,就听说了不少关於我好色的事情,但想不到我居然会拿这件事来当作惩罚。

  阿姆兹说道:「你啊!到底把神圣的决斗当成什么了?居然会想出这种馊主意!」

  我冷笑的说道:「哈哈哈!你看看!你不就是很讨厌这种事情吗?所以说这才是最好的惩罚!」

  「唉~!算了算了,反正说什么都凹不过你,我答应就是了,况且……我也不一定会输!」

  「说的好!好了,我们赶快去找谦信吧!」

  於是,我们便把这件事告诉谦信,谦信在知道有这种惩罚游戏的时候虽然很惊讶,但也害羞的接受了这件事。

  之后我们三人来到了城堡的树林里,虽然我认为在室内的竞技场比会比较好,但是阿姆兹说她比较习惯在户外战斗,而谦信也愿意配合,於是我们就随她了。
  阿姆兹说道:「谢谢你愿意陪我打一场,谦信。」

  「这不算什么,能够跟阿姆兹大人交手是我的荣幸!」

  「呵呵,能够跟像你这样的高手交战,真是让人兴奋~!事先声明喔!我是绝对不会放水的!同时我也希望你也能使出全力!」

  「这点我也是这么想的,阿姆兹大人的力量……就让我好好的拜见一下吧!」
  只见双方摆好架式,眼神锐利的紧盯着对方,思毫不敢有一丝松懈。

  这时我高举右手说道:「双方预备……开始!」

  随着我一声令下,谦信和阿姆兹立刻冲了出去,挥舞着武器,朝着对方使出全力的一击。

  「锵!」的一声,双方各退一步,阿姆兹使出了连续突刺,谦信灵活的闪躲,然后转身过去,对着阿姆兹挥了一刀,但是却被阿姆兹巧妙的给避开了。

  这场战斗十分的精彩,两人都使出浑身解数,面对阿姆兹的武勇,谦信沉着冷静的应战,而阿姆兹则显得有些混乱。

  虽然阿姆兹是个非常厉害的战士,但是她的那一些功勳都是和魔物战斗得来的,也就是说……她对「人」的战斗经验比较少,而谦信则是经历了无数战斗的豪傑,在经过十几回合的奋斗,谦信已经从中找到了通往胜利的突破口。

  阿姆兹心想:「可恶!这傢伙也太厉害了吧!虽然在力量上是我佔优势,但是谦信的速度却比我快,再加上我的武器又不适合防守,这下子会被打败的!」
  这时阿姆兹往后退了三步,跟谦信保持好距离,并摆出了一个突击的姿势,全身的斗气都集中在骑士枪上。

  谦信看到后先是吃了一惊,但是又马上集中注意力,因为她知道阿姆兹要出大招了。

  「疾风突刺!」

  阿姆兹大喝一声,使尽全力的往前突刺,速度之快有如疾风一样。

  然而,就在骑士枪要击中谦信的时候,只见谦信惊险的躲开了攻击,然后摆好架式喊道:「车悬之剑!」

  只见谦信发动一连串的猛攻,打得阿姆兹措手不及,最终不幸的败下阵来。
  「可恶!我输了!」

  阿姆兹无力的跪在地上,手中的骑士枪也掉了下来。

  谦信把武士刀收了起来,并对阿姆兹伸出手说道:「真是场好比试呢!阿姆兹大人。」

  阿姆兹拉着谦信的手站了起来,说道:「是啊!但是下一次我一定要赢过你!」
  「呵呵!我随时都欢迎你来挑战!」

  这时我拍着手走过来说道:「打的真是漂亮!谦信。」

  「哪里!让您见笑了!」听到我的称讚,谦信有些害羞的低着头。

  「那么……阿姆兹,我们可以来玩惩罚游戏了吧?你可别说你后悔了喔!」我淫笑的说道。

  「呜……我知道了!我会遵守规则的!」

  我转头看向谦信说道:「谦信你也一起来吧!就当作是我给你的奖励好了!」
  「真…真的吗?太感谢您了!赛利卡大人。」

  对谦信来说,除了大吃一顿之外,和我来上一炮,就是对她最好的奖赏。
  只见两人迅速的宽衣解带,然后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的面前。

  「要…要做就快一点啦!我不想要被别人给看见!」

  「我已经准备好了!赛利卡大人,还请您好好享用吧!」

  相较於害羞的阿姆兹,谦信的表现就显得比较大方,毕竟已经和我有过多次的性经验,而阿姆兹却还是个处女,即使她是个面对怪物都不会感到一丝胆怯的人,但要她全身赤裸的站在男人面前,她还是会感到害羞。

  这时我仔细的观察一下两人的裸体,阿姆兹的皮肤白皙,肌肉结实,看起来十分的健美,胸前一对巨乳饱满有弹性,看得让人想要好好的搓揉一番,而谦信经过我长期的开发和滋润,变得越来越性感。

  看到两个绝世美女赤裸裸的站在我的面前,真是叫人兴奋不已,我也迅速的把衣服给脱光,胯下的大肉棒立刻硬了起来。

  我问道:「阿姆兹,你应该还是处女吧?」

  「嗯……是啊!」阿姆兹害羞的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先跟着谦信好好的学习一下!谦信,跪下来帮我口交吧!」

  「好的!赛利卡大人。」

  「喂!等一下!难道你真的要……」

  在阿姆兹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谦信便听话的跪在地上,然后用恭敬的态度舔着我的大肉棒。

  我得意的笑道:「哈哈哈!很好!真不错!喂!阿姆兹,你不要光顾着看,也跟着谦信一起学啊!」

  「为什么我要……」

  「阿姆兹大人,你也一起来试试看吧!就把它当作是一种克服恐惧的修行吧!」谦信说道。

  「克服恐惧的……修行吗?」

  听到谦信这么说,阿姆兹也跟着跪了下来,然后鼓起勇气的张开嘴巴,将我的大肉棒给含在嘴里。

  「嗯!不错!做的很好!」

  「阿姆兹大人,帮男人口交的时候绝对不能碰到牙齿,不然肉棒是会受伤的!像这种时候……就必须……」

  「是…是这样吗?」

  阿姆兹模仿着谦信的动作,慢慢的吸吮着我的肉棒。

  看到「世界最强的女剑士」和「世界最强的女战士」在帮我口交,我身为男人的面子真是大大的满足,我想就算是兰斯也很难有如此的艳福吧?

  我说道:「好了,口交到此为止!谦信,接下来是乳交教学。」

  「好的,阿姆兹大人,帮男人乳交的时候,要把胸部给挺起来,然后将肉棒夹在乳沟中间,然后用胸部来摩擦它。」

  谦信一边说明,一边熟练的做着乳交的动作,阿姆兹感到大吃一惊,因为她想不到做爱居然还有这么多的花式。

  阿姆兹在谦信的指导下,双手捧着胸部,跟谦信一左一右的帮我乳交起来,感受到如此软绵绵的触感,真是让人爽到不行!

  当我觉得快要射的时候,便要两人停止动作,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下腰,翘起屁股,双手分开自已的小穴,并哀求我把大肉棒插进去。

  「请您插进来吧!赛利卡大人,人家的小穴已经等候多时了!人家好需要您的大肉棒来帮小穴止止痒!」

  「请…请你插进来吧!人…人家的小穴…需…需要你的肉棒来…止…止痒!」
  相较於热情的谦信,阿姆兹既害羞又结巴的,把这么一段淫话给说了出来,此时的她脸已经红到不能再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我得意的笑道:「哈哈哈!很好!很好!你们两个的表现都很不错!那本大爷这就来满足你们!」

  我话一说完便把肉棒插进了谦信的小穴里,感受到肉棒插进来的刺激,谦信高兴的说道:「啊啊……插进来了!赛利卡大人的肉棒……插进人家的小穴里了!」
  看到这个情形,阿姆兹有些惊讶的说道:「只是男人的肉棒插进小穴而已,真的有那么舒服吗?」

  谦信说道:「当然不止如此啰!还必须要抽插才行!赛利卡大人的肉棒……总是能把人家干得很舒服呢!」

  在肉棒插入谦信体内之后,我缓慢的前后滑动粗大的阴茎数十秒,并享受谦信那湿热滑嫩的阴道粉肉夹击,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有阿姆兹在一旁看着,而害羞的缘故,谦信的小穴感觉比平常还要会夹。

  「嘿嘿~!谦信你今天比平常还要会夹喔!难道是因为有别人在旁边看,所以感到害羞了吗?」我故意问道。

  「呜呜……这个……我……没…没错啦~!」谦信脸红的说道。

  看到谦信羞涩的表情,让我大为满意!即便刚才谦信很配合的帮我上演了一段口乳交的示范教学,但是在真的要插入的时候,还是让她有所顾忌,保持着大和抚子的那一份矜持。

  我双手扶着谦信的腰,开始加快抽插动作,粗壮的大肉棒,强而有力的在谦信的小穴里来回冲刺。

  「啊啊……好舒服啊……赛利卡大人的鸡巴……把人家插的好爽啊……人家的小穴……都被塞的满满的……啊啊……真是太舒服了~!」

  只见谦信闭着双眼,嘴里的娇喘淫声饶绕,美丽的俏脸上显得十分陶醉。
  这时我的身体向前倾,双手伸向了谦信的胸部,毫不客气的揉捏起来。
  「啊啊……赛利卡大人……您揉的人家好舒服喔……请您……请您再多揉一点……啊啊……啊啊~!」

  「哼哼~!要我再多揉一点是吗?好啊!没问题!」

  我话一说完便用手指捏住谦信的乳头,用力的向下拉,谦信这对雪白的大奶子,立刻被我拉成圆锥状。

  虽然谦信觉得有点痛,但是为了满足我的欲望,所以总是强忍着,而我也不敢捏得太过份,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不得不说,虽然谦信并不算是巨乳型的美女,但是奶子还是很不错的!再我长期的开发下,变得更加柔软有弹性。

  我的双手紧抓着谦信柔软的大奶乳肉,胯下奋力的狂插猛干,每一次的活塞运动都撞得谦信的臀肉余波荡漾。

  「啊啊……好棒!太舒服了!……人家的屁股被干得好爽啊~!……啊啊……人家爽到快要晕过去了~!」

  谦信被我猛干得脸红气喘的淫叫,嘴里说着平时绝对说不出口的淫秽词句。
  看着平时端庄贤淑,正义凛然的谦信被我干成这个样子,一旁的阿姆兹早已看的目瞪口呆,她万万没想到谦信居然会露出这种淫荡的表情,但同时也很好奇,究竟做爱到底是什么?真的能让人舒服到变得如此淫乱吗?

  一想到这里,阿姆兹下意识的抚摸自已的小穴,发现那里早已春水潺潺,大腿内侧湿了一片,很显然阿姆兹也是那种「嘴巴上说不要,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人。

  在狂干谦信的近十分钟后,谦信的小穴越缩越紧,我知道这是要高潮的前兆,刚好这时我也有一股想要射精的快感,便大声的说道:「喔喔喔!谦信,你的小穴夹的我好爽啊!老子想要射了!」

  「啊啊……射进来!请您射进来!赛利卡大人…请您射在人家的里面!」一听到我要射了,谦信便兴奋的大叫着。

  「好!那你就好好接住吧!啊~~射了!」

  下一个瞬间,大量的精液从肉棒里喷射而出,全都射进了谦信的小穴里。
  「啊啊……好热…好热啊!赛利卡大人的精液……好热……啊啊……量好多喔!……把人家的小穴都灌满了……啊啊……人家也要高潮了啊啊啊啊~!!!」
  谦信淫叫一声,在被我内射的同时也达到了高潮,小穴不断的收缩,如此强烈的快感让人爽到不行!

  射完精后,谦信无力的倒在地上,虚弱的喘着气。

  「呼……呼……呼……呼……呼……呼……」

  虽然谦信觉得有些疲惫,但是高潮的快感却又让她欲罢不能,而更重要的……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爱的表现,即使是打野炮,也是她幸福的回忆。

  「好了,阿姆兹,现在该轮到你了!」

  「我…我知道了…来吧!」

  阿姆兹双手扶着一棵大树,双腿张开,翘起屁股,恭候我的临幸。

  我先用手指抚摸了一下阿姆兹的小穴,阿姆兹便发出了些微的呻吟声:「啊……啊……嗯……啊啊……嗯……」

  「喔?想不到你已经这么湿了,难道你趁着我在跟谦信恩爱的时候,一边看一边手淫吗?」看着手上沾了些许的淫液,我嘲讽的说道。

  「这个……我……」阿姆兹害羞的脸红起来,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探讨的问题,既然有美女对性感到飢渴难耐,那身为男人就应该要满足她才行!

  我一手扶着阿姆兹的腰,另一手握着我的肉棒,将它对准了阿姆兹的小穴后,一鼓作气的把肉棒插进了进去,粗大的龟头贯穿了处女膜,直达小穴的深处。
  「好痛!」

  阿姆兹喊痛一声,即便她早有心里准备,但是当处女膜被贯穿时,还是会感到疼痛的。

  处女的落红缓缓的从小穴里流出,我赶紧停下来,问道:「你还好吗?阿姆兹。」

  「我…我没事!像这种疼痛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是吗?但是也别勉强啊!」

  「我说过…我没事的!你快点办完事吧!这样……很羞耻的!」

  看来对阿姆兹来说,相较於身体的疼痛,在野外打炮更是叫她受不了。
  既然阿姆兹如此的坚持,那我也就成全她,不过为了避免造成伤害,我便用性魔法提高她的敏感度,好分泌出更多的淫水,以作润滑之用。

  我开始慢慢的挺动腰部,粗大的肉棒在小穴里缓慢抽插,在性魔法的作用下,阿姆兹的敏感度提高,即使我只是做几个简单的抽插动作,也可以让她快感连连。
  「啊……啊啊……呜……哈……啊啊……」

  在我的抽插下,阿姆兹发出阵阵呻吟声,虽然她因为害羞而压抑住了自已的声音,但我很清楚,她其实爽到不行!

  阿姆兹疑惑的心想:「啊啊……奇…奇怪!……为什么……人家明明是第一次……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啊?」

  「如何啊?阿姆兹,这样是不是很舒服啊?」我故意问道。

  「这…我…我不知道啦!」阿姆兹害羞的说道。

  「哈哈哈!你就尽情的享受吧!若是觉得爽的话,就大声的叫出来啊!」
  「我…我才不会叫呢!…呜……啊……啊啊……啊啊……」

  我趁着阿姆兹在反驳的时候,故意用力的顶了几下,让她忍不住的叫了几声。
  这时我又俯身下去,双手去搓揉阿姆兹的大奶子,阿姆兹抗议的说道:「喂!你不要乱摸啊!」

  「哼哼!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你看谦信不是也被我摸得很爽吗?」
  「这个跟那个是两回事……啊啊……轻…轻一点啦!」

  我不顾阿姆兹的抗议,尽情的搓揉她的大奶子,两个雪白的乳房在我的搓揉下,变换成各种形状,不得不说,阿姆兹的奶子摸起来手感极佳,真是叫人欲罢不能!

  「啊啊……赛利卡……你这个样子……啊啊……人家感觉好奇怪……啊啊……不…不要啊~!」

  只见阿姆兹红着脸庞,紧咬着牙根,嘴里发出若有似无的呻吟声,像这种平时高傲,性格冷漠的女性,把她们干到高潮的那一刻,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有征服感。

  我大声的说道:「你就尽情的叫吧!阿姆兹,不用觉得害羞,没关系的!你越是放的开,得到的快乐也就越大喔!」

  「这……我……啊啊……你……小力一点啦……人家……啊啊……现在身体……好热……好热……小穴被干的好爽……好舒服……啊啊……感觉又热又麻的……」

  此时阿姆兹已经进入佳境,我也加快抽插速度,每一下都直插到底,撞得阿姆兹的臀肉都产生阵阵波动,淫水也越流越多,两人的交合处还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就在我干得正爽的时候,谦信突然从背后抱住我,有些不耐寂寞的说道:「赛利卡大人,也请您再宠幸我一点吧!人家还没有完全满足呢!」

  「好好好!那你先躺在地上吧!阿姆兹,你就趴在谦信的身上。」

  「我…我知道了。」

  在我的要求下,两个绝世美女面对面的叠在一起,四个大奶子,两个小穴,看起来是多么的有吸引力!

  「好了,我们赶紧开始吧!嘿咻!」

  我话一说完便把肉棒插进了谦信的小穴里,谦信立刻兴奋的叫道:「啊啊……赛利卡大人的肉棒……又插进人家的小穴里了!」

  看到谦信露出如此开心的表情,阿姆兹感到有些矛盾,明明自已不是很喜欢做爱,但是当看到我在干别人时,却又觉得有些嫉妒,小穴也骚痒难耐,忍不住想要手淫一番。

  这时,我突然把肉棒从谦信的小穴中拔出来,然后插进了阿姆兹的小穴里。
  阿姆兹先是挣扎了一下,然后很快的就陷入了极乐的境界,脸上的表情像是痛苦又像是愉悦,如此淫荡的模样,让谦信看的也觉得有些害羞起来。

  「阿姆兹大人……你觉得舒服吗?」

  「这个……我……啊啊……」

  「觉得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虽然我以前也觉得很害羞,但是放开一点的话,就会变的很爽呢!」

  听到谦信这么说,阿姆兹也试着放开怀,嘴里叫着平时不曾叫过的淫声浪语,感觉既羞耻又愉悦。

  接下来,我就从两个人的小穴,不断的交替抽插,每一次都插满30下才换边,如此反覆交替,我们三人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最终到达了高潮的边缘。
  「喔喔喔喔~!干死你们!干死你们!」

  「啊啊……全身好热……好舒服喔……赛利卡大人……人家的屁股快要裂开了……雄伟的大鸡巴……把干的人家……好爽…好爽啊~!」

  「啊啊……人家快要不行了!…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一样……啊啊……不行……人家快要去了……要去了啦~!」

  「阿姆兹大人……请你再忍耐一下……我也快要去了……这一次……我们三人个人一起……啊啊……不行……人家要……泄了啊~!」

  就在这个瞬间,谦信和阿姆兹同时达到高潮,我把肉棒插进了谦信的小穴,痛快的射了精,但是在射到一半时,又强忍着把肉棒拔了出来,改插进阿姆兹的小穴,把剩下的精液都给射了出来。

  「啊啊……好热……好热啊……赛利卡大人的精液……好热……」

  「啊啊……肚子里面……热热的……感觉好舒服喔……啊啊……」

  在一场激战后,我总算是完成了3P野炮的壮举,虽然消耗了不少体力,但是从透过性魔法所获得的精气和魔力来看,这也算是值得了。

  完事之后,我们起身穿衣服,这时阿姆兹突然感觉到自已的力量正在消失,便拿起骑士枪挥了几下,疑惑的说道:「奇怪,为什么我的力量变弱了?难道是生病了吗?」

  「啊!抱歉我忘记说了,其实我的身上中了等级诅咒,只要跟我做爱的女孩子等级是在LV35以上的话,那么事后等级就会降低到LV1。」

  「什么?那我现在的等级不就是LV1了吗?」阿姆兹惊讶的叫道。

  「不好意思啊!不过…你也不需要那么紧张嘛!等级这种东西其实很好升的,只要多去冒险打怪就能提升了啊!」

  这时谦信附和的说道:「赛利卡大人说的没错!阿姆兹大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愿意陪你做训练。」

  「不,不用了!其实这样刚刚好,反正最近老觉得一般的冒险已经满足不了我了,既然等级降到了LV1,那我就用最弱的状态去挑战那些很强的魔兽好了!」
  「喂!你不要说笑了!你这样是去送死耶!」

  「就是要体验那种生死一瞬间的感觉才好啊!好,我决定了!明天就去玛鲁古利多迷宫的第五层冒险吧!」

  「喂!你不要傻了!才LV1就去玛鲁古利多迷宫的第五层,你这样真的会死的!」

  最终,在我们的极力说服下,这才让阿姆兹打消了要去单刷迷宫的想法,看来要收服这个战斗狂,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一方面,在卡拉森林里,帕斯特尔的女儿—莉赛特,在出生之后,每一天都健康的长大,很快的就学会了爬和坐。

  即使她现在还只是个不会说话的婴儿,但是她那惊人的活动量却早已让帕斯特尔等人忙得晕头转向。

  「莉赛特!莉赛特!你在哪里啊?莉赛特!」

  帕斯特尔一边叫喊,一边和事务总长—樱一同寻找着宝贝女儿的踪影。
  帕斯特尔抱怨的说道:「真是的!那孩子到底是跑到哪里去啦?明明30分钟前才把她给哄睡,想不到一转眼的功夫就又不见踪影了!」

  「帕斯特尔大人,请您冷静一点!像这样光是着急也於事无补啊!」

  当两人来到屋子外面时,刚好看到莉赛特正趴在屋顶上,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帕斯特尔惊讶的大叫:「啊!莉赛特!你怎么会在那里?快!樱,你快去拿梯子来。」

  「遵命!」

  而在这时,莉赛特刚好从屋顶上滑了下来,帕斯特尔慌张的大叫:「啊!莉赛特!危险啊!」

  不料!本来以为莉赛特会从屋顶上掉下来,结果她只是往下滑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她又重新的往上爬,然后坐在屋顶上欢呼三声。

  看到这个情形,帕斯特尔吓出一身冷汗,虽然莉赛特最终平安无事,但是她那活泼好动的性格,总是会让帕斯特尔担心不已。

  小公主抬起头来仰望天空,感受着风的吹拂,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快快长大,然后去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

  然而,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将来会有一场重要的考验在等着她呢!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