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4)【作者:吾系无影无踪】

字数:8400

  回忆章终于结束,接下来就要开始正题了。
  于女神到底是力保清白呢,还是干脆用魔女的身体尽情放纵呢?
***********************************
             第四章  巾帼悲歌(下)

  回到帐中,曹雪阳咬牙蹙眉,思考了很久,忽然对曹炎烈道:「哥哥,雪阳求你帮我一个忙。」

  曹炎烈觉得很意外,问:「雪阳又要我做什么?」

  曹雪阳脸色很是焦躁,想了一会儿才说:「帮我救出燕姐姐。」

  曹炎烈问:「为什么?」

  曹雪阳急道:「燕姐姐整日被几百个狼牙兵轮奸,就算武功再高,迟早有一天会被活活奸死的!」

  曹炎烈却摇头说:「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我为什么要帮你?上次帮你救出天策军,我已经冒了很大的风险,一旦被发现,我就会被安禄山杀死。现在你又要我冒着丢脑袋的风险帮你,为什么?」

  曹雪阳咬紧牙关,慢慢从嘴里吐出字来:「只要……只要哥哥你帮我这个忙,我就……我就嫁给你!」

  曹炎烈却是愣了一愣,但他一想,笑道:「雪阳,你弄错了吧,哥哥我没说要娶你呀。我们是兄妹,怎么能结婚呢?」

  「你!」曹雪阳一双秀目像要喷出火来。

  但曹炎烈凑到她耳边,低声说:「我只是要雪阳给我生孩子而已呀。」
  曹雪阳英武的俏脸从煞白变到绯红,低头道:「好……那我就给你生孩子,行了吧?」

  「这不就好了?」曹炎烈得意的笑起来。

  曹雪阳还在为自己的话感到万分羞耻,忽然发觉一只大手落在了自己的乳峰上,轻轻摩挲。她浑身一颤,但只有咬牙忍着。

  「雪阳,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曹炎烈一边抚摸,一边柔声说着。

  燕忘情又离开了一座军营。她被四个太监用铁链拉着,精神恍惚的在地上爬行,去往下一座军营。虽然刚刚被清洗干净,但是她身后的小穴和菊门都张开着无法闭合,里面一直滴滴答答的流出汁液来,淌了一路,也不知是精还是水。
  这两个军营比较远,中间有一段山路,四个太监一脚高一脚低的爬着山,骂骂咧咧的,他们被派来办这苦差事,可是他们是太监,好处是一点都享受不到的。燕忘情痴痴的用手脚爬着山路,手心和膝盖被磨出了血痕却浑然不觉。被几千个人蹂躏之后的乳房变的又大又松,一路在身下晃荡,总是撞到地上的石头。
  突然,山岩背后跃出两个蒙面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四个太监击杀!
  燕忘情茫然的看着死掉的太监,有些不知所措。蒙面人摘下面纱,对她说:「燕姐姐,我是天策的曹雪阳啊!我来救你了!」

  「曹……雪阳?」燕忘情的眼神似乎有些苏醒,但是仍然糊里糊涂的。曹雪阳脱下身上紧身衣,给燕忘情裹上,然后抱起她就要走。

  「等等。」另一个蒙面人曹炎烈说:「雪阳,不是说我带她走么?」

  突然,曹炎烈头顶落下一张网,将他全身紧紧捆住。

  「雪阳,你!你算计我!」

  曹雪阳对曹炎烈冷笑道:「哥哥,对不起,我骗了你。我绝不会给你这个疯子生孩子的,我们战场上见吧,后会有期!」

  说着曹雪阳抱着燕忘情,转身就走。

  可突然间,曹雪阳感觉双腿一软,全身使不出力气,和燕忘情双双滚到地上。
  「怎么会?难道……」

  曹炎烈哈哈大笑起来,他割破网走了出来。「雪阳,哥哥早就看出你不想遵守诺言,所以事先就做了准备。」

  「什么?你、你在出发之前就给我下了迷药?曹炎烈,你这个卑鄙小人!」曹雪阳气的大骂起来。但是,此时她毫无抵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曹炎烈把自己和燕忘情抱起来……

     ***    ***    ***    ***

  「启禀狼宗,这四个小太监里有一个不知怎么被燕忘情迷惑了,想要救她,于是在山道上杀死了另外三人,带燕忘情逃走。正好属下当时巡山路过,当场将那太监格杀,将妓奴燕忘情带回。」曹炎烈向安禄山禀报,但是隐瞒了曹雪阳的事。

  安禄山点头道:「很好,曹将军大功一件,有赏!」

  曹雪阳在哪里呢?

  她被五花大绑,吊在曹炎烈的内室中,左手和左脚、右手和右脚绑在一起吊在半空,下体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双乳被绑的紧紧的,高高隆起,一块块健美的腹肌清晰可见,显示出别样的性感和凄惨。

  曹炎烈得意洋洋的走了进来。

  「曹炎烈……你这混账!放我下来……」曹雪阳轻声喊着,但是满脸绝望。
  曹炎烈冷笑道:「我亲爱的妹妹,哥哥对你失去了耐心。不过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让你生孩子,又不是非要你同意的,对不?」

  他淫笑起来,开始一件一件脱去盔甲。

  「不不……哥哥,你不能……」曹雪阳不敢叫,双目莹莹含泪。

  但是曹炎烈根本没有一点怜悯。他把衣服脱个精光,露出一条狰狞的大屌,十分粗大,却不是很长。

  曹炎烈抱住曹雪阳,笑道:「雪阳,不要害怕,哥哥是很温柔的。」因为曹雪阳的双腿已被完全掰开,曹炎烈不费什么劲,就用龟头左右撬开阴唇,一点点往里送。

  不一会儿,曹炎烈的大肉棒,就被曹雪阳的小穴吞没了一大半。

  「怎么……」曹炎烈感到有些不对,忽然用力往前一挺,肉棒整根插进了曹雪阳体内!

  「噫!」曹雪阳低低呼了一声。

  但是曹炎烈脸色变了:「什么?雪阳,你不是处女?」

  曹雪阳啐了他一口,冷笑道:「没错,雪阳早就不是处子之身了,雪阳的处子已经送给了心爱的天策将士,你失望吧?」

  曹炎烈大怒:「雪阳,你真是太可恶了!」

  曹雪阳却笑道:「曹炎烈,你要么就痛快杀了我,否则就只能忍着。」
  曹炎烈吼道:「小婊子!看我不操死你!」他说着,不再有任何柔情,用力掐住曹雪阳的身体,肉棒在曹雪阳阴道内发力猛冲起来。但此时曹雪阳的穴内根本没有滋润,曹炎烈粗暴的抽插,产生了撕裂般的痛苦。可曹雪阳下定决心不对疯狂的哥哥屈服,硬是咬住了牙一声不吭,甚至运力压缩阴道,紧紧包住曹炎烈的肉棒,让他的强暴也变的很痛苦。

  曹炎烈说:「雪阳,你存心要和我对抗到底?」

  曹雪阳面色苍白,却露出倔强的笑容:「没错,我绝不向你屈服。」

  曹炎烈却冷笑道:「你忘了,我只要你生孩子,不需要快活。」说着,他一掌打中曹雪阳的头,曹雪阳猝不及防,当时就被打晕。

  「嘿嘿,我先迷奸你一次,之后再好好调教。」曹炎烈露出残忍的表情,他将曹雪阳的绳子解开,把她四仰八叉放在桌子上,一手握住她的臻首,分开她的小嘴,就把自己的肉棒塞进去。

  曹雪阳虽然失去知觉,但是小嘴里一样温暖湿润,曹炎烈在她嘴里捣弄了一会儿,肉棒被分泌的唾液打湿,他把肉棒抽出,然后又顶进肉穴开始抽插。不一会儿,肉棒又有点干了,他又插进曹雪阳的嘴里润湿,然后又一次次奸淫那干涩的小穴……

  「呼呼,妹妹,你的身体真是棒啊!每一块肉都是这么嫩滑、这么弹性,不愧是我曹家的血统。可惜你现在一点都不会动,不过没关系,我会把你调教成我最棒的玩物!啊呀呀!」

  曹炎烈一阵耸动,在曹雪阳的肉洞内射精。可是,因为昏迷,曹雪阳宫门紧锁,曹炎烈的子孙精很快都倒流了出来。

  曹炎烈皱皱眉:「真是一匹难以驯服的烈马。」

  过了不知多久,曹雪阳幽幽醒来,觉的头疼欲裂。她立即感觉到,嘴里有股怪怪的臭味,肯定是哥哥用她的嘴口交了,不由气极。但是她发现,嘴里并没有精液,哥哥没射在嘴里。她连忙睁眼一看,差点晕过去。

  曹雪阳被头朝下,脚朝上挂着,原本娇美的小穴口上,竟然被一个木塞塞住!曹炎烈用这种办法不让曹雪阳体内的精液流出,提高受孕的概率。

  曹雪阳竭力想把那个木塞拔掉,可是双手被缚在床头,根本无能为力。
  曹炎烈走了进来,他说:「睡了一夜,雪阳精神应该养足了吧?」

  「疯子!畜生!王八蛋!」曹雪阳忍不住大骂。

  但是曹炎烈却毫不生气:「哈哈,我也养足了精神呢。接下来又该播种了。」曹炎烈放开她的双腿,却不解开双手,在曹雪阳小腹轻轻抚摸,让曹雪阳浑身起鸡皮疙瘩。

  「扑」的一声,木塞被拔了出来。曹炎烈分开双唇,细细看着里面:「还有这么多存货啊,毕竟昨天晚上我射了两发呢。这样也好,里面不用再湿润了呢。」说着,他扯掉自己的裤子,肉棒一挺,又插进了曹雪阳的蜜穴。

  「赶快怀孕吧,我的好妹妹!」曹炎烈根本不讲技巧,只是一下一下的捅着曹雪阳的阴道。曹雪阳无奈的承受着,眼角流下泪来。

  体内忽然一热,曹雪阳知道哥哥又在她身体里灌了一波精液。曹炎烈趴在曹雪阳身上喘了一会儿,小心的拔出肉棒,又把木塞塞上。

  「雪阳,不要装死。今天的播种结束了,不过调教还没开始呢。」曹炎烈冷笑道。

  「你、你要干什么?」曹雪阳感到不妙。

  曹炎烈点了曹雪阳的穴道,把她放进一个大木箱子里。木箱子四面封闭,但是却有一个椭圆的洞。曹炎烈把曹雪阳往后一推,白白的屁股正好从洞口露出来。
  「哥……畜生,你要干什么?」曹雪阳惊恐的问。

  曹炎烈说:「妹妹啊,为了帮助怀孕,我需要你变的淫荡起来,所以,我需要弟兄们帮忙。」

  曹雪阳无法相信:「你、你竟然要让狼牙兵轮奸我?」

  曹炎烈笑道:「是,又不是。我只需要你生孩子,所以前面这个洞是我的。但是另外几个洞,那就不需要了。」

  「混蛋!混蛋!」曹雪阳正骂着,曹炎烈用一块布堵住了她的嘴,把箱子盖上,推到帐外。很快,他手下的士兵都聚集起来了。

  「各位弟兄们!我刚刚弄到了一个女奴,可惜一点都不乖,所以送给大家享用。」曹炎烈一拍箱子外面突出的大屁股,啪的一声脆响。「看这屁股,白不白?挺不挺?」

  「哇,好棒的屁股!」「真是极品的屁股啊!比那个妓奴燕忘情的屁股还翘!」士兵们纷纷流出口水。

  有人问:「将军,为啥这女奴只露出个屁眼啊?」

  曹炎烈笑道:「没错,她的骚屄就交给本将军了,弟兄们使劲开发她的屁眼。」
  箱子里的曹雪阳快气疯了,但是她现在只是刀砧板上的肉,根本动不了分毫。她忽然感觉一双粗糙的手摸上了她洁白嫩滑的香臀,紧接着,是一根手指,从那肮脏羞耻的部位伸了进来。

  「妈呀!这屁眼虽然这么紧,可是又很有弹性啊!肯定是练过的!」下流的士兵们大笑起来。「来来来,按照鸡巴从细到粗排好队,一个个插!」

  曹雪阳的心彻底凉了,她在黑暗无光的箱子里闭上了眼睛……

     ***    ***    ***    ***

  曹雪阳被曹炎烈从箱子里拉出来的时候已经半死不活。她被操晕过去好几次,屁眼里不停的冒着白沫。

  曹炎烈把曹雪阳放进木盆清洗,然后把一壶味道古怪的药灌进她嘴里。
  「你……给我喝的什么……」

  曹炎烈笑道:「是我专门弄来的催乳剂。不久你就会持续不断的产奶,我们的孩子可以尽情的喝了。」

  曹雪阳再次晕了过去。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凌辱却在不断升级。

  曹雪阳已经不藏在木箱子里了。曹炎烈只是给曹雪阳戴上一个头罩,就把她双手绑在背后丢在校场上,修长矫健的身体完全暴露在士兵们面前。

  不过曹雪阳的私处还是用封条封着,小腹微鼓,那里面全是曹炎烈的子孙精。士兵们兴奋的跑过来,用肉棒插进她红肿的菊门,他们对那里已经非常熟悉。更多的人用肮脏的手玩弄曹雪阳圆滚滚的乳房。美丽的大腿和背部也全是手。
  又过了几天,曹炎烈只是给曹雪阳戴了一个面具就把她扔出去了,连绑都不绑,露出她的小嘴。士兵们见多出了一个可插的洞,更加兴奋,展开上下齐攻!曹雪阳的双手足足握着四根肉棒,乳房被士兵们不断拉扯,突然喷出了乳汁。
  「哦哦!女奴产奶啦!」士兵们大笑着纷纷上去舔她的胸,把溢出的奶全部舔完。

  曹雪阳已经完全麻木了,她和燕忘情变的一样,任由男人凌辱毫无反应。
  入夜,曹炎烈把高高翘着屁股的曹雪阳抱回营帐。曹炎烈把曹雪阳翻过来,用一根绳套套住她通红的双乳。

  曹炎烈撕下封条,为了能贴封条,曹雪阳下体的绒毛已经全部被剃除。曹炎烈满意的抚摸光滑的小腹,「扑」的一下又把木塞拔除。

  小穴里满满的汁液立即流了出来。这不是曹炎烈的精液,而是白天积累的淫液。

  「太好了。」曹炎烈抱起曹雪阳的腰,把肉棒插进了小穴,啪嗒啪嗒的水声响起。

  「哦……哦……」曹雪阳双目迷离的呻吟着。

  曹炎烈一拉绳套,双乳挺起,开始分泌奶水。曹雪阳叫的更大声了。

  「对对,就是这样,调教的真棒!」曹炎烈产生一种变态的兴奋,操的更加猛烈。

  「啊……啊……哦啊……额啊……」曹雪阳的呻吟如同潮水般起伏。经过白天的蹂躏折磨,晚上的性交反而成为她最舒服的时刻。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她的身体发出本能的反应。

  「太好了,雪阳,我爱死你了,赶快怀上我的孩子吧!」暗夜里,曹炎烈发出毛骨悚然的笑声,伴随着阵阵啪啪声,分外诡异。

  「呃……呃……呃……哦————」曹雪阳无力的达到了一次高潮,曹炎烈也一阵挺动,又一次在妹妹体内发射。

  曹雪阳的蠕动停止了,曹炎烈却意犹未尽,紧紧抱住怀里的胴体,狠狠的咬了几口乳房,曹雪阳发出轻轻的哀鸣,溢出一股乳汁,被曹炎烈全都吸到嘴里。「我心爱的妹妹啊,现在你应该明白,反抗我的下场。来,又该让木塞陪你睡了。」曹炎烈爱惜的抚摸着曹雪阳红红的下体,赞叹道:「这个小屄真美,每天被这么大的木塞插着,还是这么紧。」

  忽然,曹炎烈身后响起一阵放浪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曹将军玩的很开心嘛。」

  曹炎烈一惊,但马上意识到来的是谁。

  苏曼莎!这个神秘莫测的魔女!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苏曼莎故意说道:「恭喜曹将军,抓获了天策军大将曹雪阳,真是一桩大功劳。不知曹将军准备什么时候把曹雪阳献给狼宗?要知道,狼宗对曹雪阳可是朝思暮想呢。」

  曹炎烈嘴角微微抽搐,他好一会儿才说:「我这就带曹雪阳去见皇上。」
  「那可太好了。」苏曼莎笑着,忽然又说:「我在想,曹将军你姓曹,曹雪阳也姓曹,莫非你们是亲戚关系?」

  曹炎烈摇头道:「不过是碰巧而已,天下姓曹的那么多,怎么会都是亲戚?」
  「呵呵呵那就好,我怕曹将军舍不得呢!」

  曹炎烈强忍住杀掉苏曼莎的冲动,笑了笑没说话。

     ***    ***    ***    ***

  「哈哈哈,名震天下的女中豪杰曹雪阳也落到我的手中了,曹将军又立了一大功!」安禄山高兴的哈哈大笑。

  曹炎烈敢怒不敢言,只能低着头道谢。

  安禄山大笑着,忽然喊:「来啊,把曹雪阳的衣服给我扒了!」

  曹雪阳刚刚才穿上没多久的衣服立即又被扒光,修长矫健的裸体完全落到安禄山贪婪的眼中。

  「美!曹雪阳果然是极品!可是,她为什么痴痴呆呆的,一点反抗都没有?」
  苏曼莎笑道:「狼宗,曹炎烈将军把曹雪阳抓来之后,先调教了一番。」
  安禄山皱眉道:「山狼将军这可就自作主张了,我本想亲自调教曹雪阳的。」
  曹炎烈恨不得活吞了安禄山,但面上却丝毫不敢动怒,忙说:「属下该死!这曹雪阳太过顽劣,所以属下未能调教成功,还需要请皇上亲自动手。」

  这时候,狼牙三长老之一的黑齿元佑说道:「狼宗,这曹雪阳肚子里,被灌了不少精液。」

  安禄山皱皱眉,没有多说什么,下令:「清理干净。」

  黑齿元佑毫不客气,立即分开曹雪阳的双腿,开始抠挖她饱受欺凌的小穴。曹雪阳神志不清,浑身颤抖,张嘴发出「呃、呃」的低吟。

  过了一会儿,黑齿元佑摇头说:「不行,有很多精液已经灌进了子宫,排不出来。」

  安禄山问:「黑齿先生可有办法?」

  黑齿元佑摸着白胡子想了一会儿,说:「有了。」

  曹雪阳被光着身子拖到马场上,大批的狼牙军围过来欣赏这位巾帼女杰的美貌,并把她和燕忘情比较。燕忘情和曹雪阳的容貌各有特色,不过他们比较的,都是脖子以下的部位,燕忘情的腿比曹雪阳更长一点,曹雪阳的胸比燕忘情更大一点。

  黑齿元佑牵来一匹高大的骏马,套上一副特殊的马鞍。这个马鞍上,竟然装着一根醒目的大木棒,长度足有普通人肉棒的两倍!

  「来人,把曹雪阳放上去。」一群士兵立即把曹雪阳抬起,分开两腿,移到马背上,将那木棍对准檀口,慢慢放了下去。

  「啊……」曹雪阳失神的表情忍不住惊呼起来,一根粗大的东西刺进了她的体内,一直到顶住了子宫口。

  士兵们一放手,曹雪阳往下一落,一下子坐到了底,那木棒尖端冲开宫门,插进了子宫中。

  曹雪阳又惊叫一声,翻了白眼,昏死过去。但是那根长木棒固定住了她的身子,她就是晕过去还是坐在马背上。

  黑齿元佑赶了一下马,那匹马开始慢慢跑动起来。曹雪阳洁白的身子在马上一抛一抛,极其香艳刺激,木棒在她体内不断上下搅动,子宫里的精液流了出来,从穴口流到马鞍上,又顺着她一对修长的大腿留下,滴答滴答落到地上。

  曹炎烈脸色铁青,那些可都是他积蓄的精华,就这么一点点流尽了。

  马绕着场子越跑越快,曹雪阳的身子也抖动的越来越厉害,她被震醒了,一路发出呜呜呜的哀鸣。

  突然,她声音一哽,嘴巴大张,全身硬挺痉挛,身下哗哗汁液直流。

  「哈哈,我们的女英雄被马震到高潮啦!」安禄山喝着酒,放声大笑。
  马不知跑了多少圈,曹雪阳在马上泄了三次,黑齿元佑才把马停下,而曹雪阳此时已经口吐白沫了,这种可怕的淫刑根本不是普通女人所能承受的。

  「启禀狼宗,清理干净了。」

  「很好。」安禄山点点头,忽然又问:「燕忘情现在哪里?被多少兵操过了?」
  苏曼莎回答:「大概已经有上万将士操过燕统领了,现在燕统领已经乖的像条母狗一样。」

  安禄山说:「好,足够了,把燕忘情带回来吧。我就封她为‘万夫元帅’,曹雪阳么,天策军的骑兵不是天下无双吗?就封她做‘千骑将军’。把她们两个关在一起。」

  夜晚,安禄山的宫殿灯火通明。他坐在龙椅上,龙袍敞开,那根狰狞的阳具耸立着。两个身材绝好的裸体美女,一左一右趴在他跟前,同时用舌头卖力的舔着安禄山的大肉棒,从睾丸一路舔到龟头,你含一下,我含一下。

  这两个美女,就是曾经的女英雄——曹雪阳和燕忘情。从冬天到夏天,她们再也没有穿过衣服。

  「好了,已经舔的够硬了。转过身去吧。」安禄山下令。

  曹雪阳和燕忘情继续趴在地上,转过身去,用大屁股对着安禄山,身体微微颤抖。

  安禄山摸着两女的屁股,奸笑着说:「今天享用谁的小穴呢?真是难选哪。」
  突然,安禄山「啪」的拍了一下燕忘情的屁股,说:「今天是燕统领表现的更骚一点,就干燕统领吧。」

  燕忘情不顾疼痛,连忙翘起屁股,而曹雪阳则惊恐起来:「不、不……」
  「扑呲」安禄山的大屌已经插进了燕忘情的蜜穴,而几个身强力壮的大汉走过来,将曹雪阳拽起,绑在旁边的大柱子上。

  「不、不要、不要……」曹雪阳哀叫。但是没有人理她,几个大汉手持鞭子,开始抽她。曹雪阳和燕忘情中的失败者,都只能承受这悲惨的肉刑。

  「啊!啊!」曹雪阳的惨叫声和燕忘情被操的大叫声在宫殿里此起彼伏,而安禄山心情大好,在女英雄的身体里畅快驰骋起来……

  这一天,燕军大将史思明,就要出征攻打潼关了,他的拜把子兄弟安禄山骑马送行。

  「义弟,祝你这一去旗开得胜,攻破潼关,抓住哥舒翰那老小子,再打下长安,把李隆基这狗皇帝给我抓来。」

  「多谢义兄为我践行,这次我不获胜誓不回军!」史思明大笑道。

  他们两人不只是在骑马,因为他们马上另外还有一人。

  安禄山马上的是曹雪阳,史思明马上的是燕忘情。虽然安史两人都是全副甲胄,但曹雪阳和燕忘情却是完全赤裸,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安禄山和史思明的阳具,就在曹雪阳和燕忘情体内,随着马的奔跑,不花力气就上上下下的操着美人,曹雪阳和燕忘情已经被干的趴在马背上,抱住马脖子无力的呻吟。

  安禄山问道:「义弟,这两个美女英雄,你更喜欢哪一个?」

  史思明笑道:「她们两个各有千秋,我哪个都很喜欢呢。」他小声说:「昨天晚上咱兄弟齐轮她们两个,真是太爽快了!」

  安禄山哈哈大笑道:「如果义弟想要,随便领一个去,打仗之余可以尽情享用。」

  史思明狠狠捅了两下身下的燕忘情,笑道:「不用了,等我打下长安,皇宫里的美女多的是。这两个女人,就让义兄你先爽个够吧。」

  两个人都发出了会心的淫笑。

  燕忘情和曹雪阳都双目无神的望着对方,口中喃喃呼唤着:「雪阳妹妹……」「燕姐姐……」

  他们的神智在黑齿元佑调教下早已恢复,但是根本没有一点抵抗力,每天都只能艰难的忍耐无尽的淫虐……

     ***    ***    ***    ***

  清虚仙子于睿深深吸了一口气。

  不过其实这是苏曼莎的身体。

  苏曼莎的记忆终于全部获得了,这充满淫乱刺激的回忆真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幸亏于睿精神力极强,才能坚持的住。

  苏雨鸾关切的说:「于仙子,你终于醒来了。」

  「嗯。」于睿点点头,但精神仍然有些恍惚,双颊更是潮红难退。

  苏雨鸾问:「仙子真的要冒险前往安禄山大营么?」

  于睿说:「是的。哪怕只是为了救出曹雪阳和燕忘情,我也必须走这一趟,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值的。」

  于睿的魂魄,驾驭着苏曼莎的身体上路了。

  而她自己的身体,则装着苏曼莎的神智,继续在万花谷沉睡。但是,深山中的万花谷,很快也要变成不安全的地方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