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美母和色狼儿子的生活】(完)【作者:BritanniaKing】

字数:110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午后的城市,寂寥的蝉弹唱着夏日的弦音,这么热的天气没什么人愿意出门,小杰,一个普通的初中生,此刻正在老师家里补着课,眼睛看着黑板,但心思早已神游天外。

  真想在家吃冰棒啊,老哥在家应该很愉快的打着游戏吧,真是的。小杰心不在焉的想着,马上就要去参军的哥哥因为成绩不好,父母都没有让他补课的意思,只要他不惹祸,便是万事大吉,而相反乖乖的小杰只有不停的上着补习班,好好上学,不辜负爸爸妈妈的期望,考个理想的高中和大学。对于按部就班的人生,小杰也想过抗拒,但还是选择了妥协,还是哥哥的生活轻松啊,小杰一脸的百无聊赖,随性的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

  而小杰心中正在家打游戏的哥哥,其实此刻也并不轻松,在小杰家宽松舒适的大床上,两个赤裸裸的身子压在床上紧紧交缠在一起,面红耳赤激烈的做爱着,干的大汗淋漓,男欢女爱的浪叫声此起彼伏,男的就是小杰的亲生哥哥阿飞。而女人嘛,就是他们共同的妈妈,李静柔。

  现年三十五的李静柔,驻颜有术,保养得当,年轻时便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如今虽然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和两个儿子走在路上逛街,却总是被当做他们的姐姐,而不是母亲。

  有这么一个美女妈妈,外人自然是羡慕到不行,但对于两兄弟来说,也不知道是福是祸,两个步入青春期的儿子都开始对妈妈有着异样的好感,年龄偏小的小杰因为胆小,而不敢多和妈妈有过近的接触,总是脸红红的躲开妈妈。

  而年龄大一点的阿飞可就不一样了,天天跟着同学鬼混的阿飞骨子里就是个色胚子,不但在学校里欺凌女孩,而且对自己天使面容魔鬼身材的美人妈妈早就垂涎欲滴,直接将魔爪伸向了自己的亲妈妈,只要父亲不在家,每每大胆的玩弄妈妈迷人的酥胸和丰满的翘臀,又摸又揉又捏又抓,将妈妈的衣服揉成一团,直接挑逗的妈妈俏脸羞红娇吟连连,就这么肆无忌惮对着亲妈妈的娇躯大吃豆腐。
  有这么个色儿子也不是偶然,妈妈李静柔也是天生风骚媚骨,即使是亲儿子性骚扰自己,也会娇笑着,嘴里说着不要,但主动扭着身子欲拒还迎的配合儿子的魔爪,甚至助纣为虐的在家穿着更加暴露,勾引一样时不时露出白净的巨乳给儿子们欣赏。

  于是得到鼓励的阿飞更是变本加厉的性骚扰美人妈妈,有时甚至直接放肆的将手伸进衣服里爱抚妈妈傲人的白乳,最后,直接趁着一天阿杰和爸爸都不在家时,释放了兽性,在家里强暴了性感诱人的美母。

  阿飞虽然好色,但也有嚣张的资本,180的身高,因为经常锻炼而有着坚实的腹肌和挺拔的身材,晒得小麦色的皮肤看上去就很健康帅气,但最让他满意的还是自己那根粗大刚硬的肉棒,足足有十八厘米长的阳具足以干哭很多女孩。
  而李静柔正是被这根威风凛凛的肉棒给征服了,看着亲儿子这根远胜于老公的大肉棒,对于正值女人黄金年龄,却总是欲求不满的李静柔来说,简直是帮蜜穴止渴的良药,什么所谓的伦理道德礼义廉耻,完全比不上自己内心对于做爱的渴望。所以才会在第一次阿飞强奸自己时丝毫没有拒绝,还媚笑的主动的献吻上去,抱住阿飞的脖子,像只美女蛇一样缠住了阿飞,饥渴难耐的自己扭动着细腰和肥臀,和阿飞放纵的做起爱来,那天两人足足做了三次之多,最后双双高潮,阿飞将自己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全部射进了李静柔的阴道里。

  在那之后,只要家里没人,母子两个就直接干柴烈火的做起爱来,不论客厅厨房浴室还是卧室,甚至就连阳台,都留下过他们偷情的痕迹,正值壮年的阿飞像只不知疲倦的野猪,对着自己娇艳欲滴的美母发泄着欲望,总是将李静柔干的高潮不断,惹的食髓知味的李静柔逐渐迷恋上被儿子强暴的刺激,更享受着背叛老公偷情、和亲儿子乱伦的双重快感,越发的骚媚动人,每次做爱都是一股子不将阿飞榨干不罢休的架势,呻吟淫叫的越来越淫荡大声,甚至阿飞有时都会担心会被隔壁的邻居发现,但仅仅迟疑了不到一秒,就不再考虑,和大美人性感妈妈做爱时的快感胜过了一切,最后也不在担心,一心一意的只顾着用肉棒全力抽插着自己的美母,射的她满蜜穴都是精液。

  色狼儿子遇上母狗妈妈,性的需求就直接大过了一切,这便是目前李静柔和阿飞生活的全部了。

  今天,也是趁着爸爸上班,小杰补课的功夫,阿飞直接将李静柔抱紧了卧室,火急火燎的扒开了妈妈的衣服,二话不说就开始霸王硬上弓了。

  「阿飞~ 你爸爸和弟弟刚走,就等那么一会嘛~ 小色鬼,那么着急作什么,还怕妈妈飞走啊。」

  看着眼前这个色欲蒙眼的坏儿子,李静柔红着小脸娇笑着,风骚的撩了下头发,一把温柔的搂住了阿飞,娇艳艳的红唇亲昵的吻着阿飞的侧脸,小手搂住儿子的脖子,直接将整个人贴了上去。

  阿飞也激烈的回吻着李静柔天鹅般的玉颈,用嘴唇抿住那细嫩的皮肤,还时不时用舌头舔弄着。

  「干,妈妈,你一点都不体谅我,我都忍了一天了,刚才要不是小杰和老爹走的及时,我真怕自己忍不住在他们面前强奸妈妈啊。」

  阿飞兴奋的用手抓住李静柔的美臀,翘起的肥臀又大又弹,让人爱不释手,阿飞温柔的爱抚着丰满的臀肉,将肉唧唧的肉臀直接扒开,露出了骚浪的小穴和菊花。

  「哦!嗯!坏孩子阿飞!」

  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凉,李静柔忍不住娇淫了一声,温柔的美目含羞的看了一眼阿飞,小手也宠溺的捏了捏阿飞的脸。

  阿飞坏笑着,腾出一只手拉开了裤子,早就忍耐不住的肉棒跃跃欲试的直接弹了出来,啪嗒一下直接撞上了私处,然后便重新抓住了李静柔的美臀,将肉棒按在阴蒂上慢慢摩擦起来。

  「嗯~ 干嘛啊~ 坏孩子,不能对妈妈做那种事啦~ 」

  感觉到阿飞火热的大肉棒已经紧紧贴在了自己的私处上,只差一点点就可以直接干进去,李静柔娇羞的低头撒娇起来,一只手握拳轻轻的锤着阿飞的胸口,红润的俏脸也是满含春情,连声音都娇滴滴的惹人怜爱。

  阿飞笑着也不说话,上前一口吻住了李静柔的红润小嘴,伸出舌头强迫着互换口水,母子两就这么亲密的舌吻起来,阿飞下身继续慢慢摩擦着李静柔的私处,就连手上也不闲着,一只手继续在后面挑逗着下体,按在阴蒂上温柔的扣弄着,另一只手直接上移,抓住了李静柔丰满挺拔的玉乳,大力的揉弄着美乳,猥亵的捏成各种形状。

  全身最主要的几个敏感带被儿子这么袭击挑逗,还没等几分钟,李静柔早就忍不住了,唔唔嗯嗯的闷哼着,因为嘴巴被吻住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双手抱住阿飞的虎腰自己扭着娇躯往阿飞身上贴,俏脸通红,眼睛里满是乞求的目光,怯生生的看着阿飞,好像在说「快来干我」一样。

  阿飞视若不见的继续这么若即若离的挑逗着李静柔,不停地骚扰她的敏感带,不超过三分钟,李静柔实在忍不住快感了,敏感的下体早就湿的一塌糊涂,淫水甚至都沿着大腿流到了地板上,空气里弥漫着一股骚味,但阿飞就是忍着不干她,惹得李静柔又羞又急,下面快要痒死了,真是恨不得直接自己握住儿子的大肉棒插进私处里面来止止痒。

  最后阿飞松开了李静柔的嘴唇,亮晶晶的口水藕断丝连,还黏在两个人的嘴唇上,俏脸羞红的李静柔吐气如兰,眼神迷离无力的抱住阿飞,刚想乞求阿飞来干自己的私处,却立马被阿飞打断:

  「妈妈,帮我含住肉棒。」

  「……唔,坏孩子,妈妈下面好痒。先用你那根东西帮妈妈止痒好吗?」
  李静柔娇滴滴的哀求着阿飞先干自己一次,下体已经水漫金山了,再不干她估计都要被快感逼疯了。

  「不行,妈妈,要想我干你,先帮我把鸡巴舔硬。」

  「你的……都那么硬了,还要怎么硬嘛……刚刚明明是你要干妈妈的,现在又反悔。好阿飞,就帮妈妈一次吧,妈妈想要了呜呜呜……」

  李静柔都快急哭了,知道阿飞实在戏弄自己,但下体实在痒的不行,低声下气的求着,甚至自己伸手抓住了阿飞的肉棒,像是担心这根宝贝会飞走一样。
  「不行不行,妈妈你得再忍会,先帮我把鸡巴含过瘾了我才考虑要不要干妈妈,不然,哼哼今天妈妈你就靠自己自慰吧。」

  说着,阿飞刻意将肉棒从李静柔的私处上移开,装出一副无赖的样子,但双手却根本不停下,不停的玩弄李静柔的身子,巨乳和肥臀是李静柔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了,阿飞知道自己的妈妈已经发情了,但就是不干她,非要李静柔做他听话的性奴,乖乖服从他的命令。

  「不要走!不要不干妈妈!妈妈含……帮你口交还不行吗……呜呜呜呜。」
  李静柔轻声啼哭起来,低垂的美目蒙上一层雾气,但还是温顺的慢慢跪在了地上,闭上双眼,李静柔张开了红润的檀口颤颤巍巍的含住了阿飞那根沾满了淫水的大肉棒,轻轻的口交起来。

  「呵,妈妈,你这种讨好男人的样子最贱了,哼哼,只要爸爸不在家你就这么发骚,小贱货,爸爸知道你这么淫荡吗?」

  阿飞狠狠羞辱着李静柔,看着自己那楚楚可怜的美人妈妈被自己征服,压抑住私处的快感听话的帮自己口交,一股骄傲自豪感从阿飞的内心油然而生。故意往后走了几步,完全没反应的李静柔本能的随着肉棒的后撤往前爬了起来,阿飞慢慢的往后走着,最后舒舒服服坐在了大床上,李静柔也只能乖乖的跟着阿飞一步一步的往前爬,垂下的巨乳随着动作前后微微晃动着,丰满的美臀也撅了起来左右扭动着,抖出了一阵阵臀波。

  「真是不知廉耻的贱货,妈妈你真骚,像只发情的母狗,哦,舔舔我的龟头,你的小嘴真是太棒了。抬起头,让我看看你的骚样!」

  听到阿飞侮辱性的命令,李静柔羞涩的抬起了头,头看了一眼阿飞,又羞又媚的眼神温顺听话,仔细的用灵活的香舌帮阿飞清理着肉棒上的污垢,将肉棒直接含到了最深处又轻轻的吐了出来,肉棒上全是晶莹的口水,舒服的阿飞阵阵冷嘶,一只手抓住了李静柔雪白的奶球,一只手按住了李静柔的头,趾高气扬的指挥着她。

  「对妈妈,就是这么舔,再含的深一点,哦,骚妈妈,看你吃鸡巴的贱样,跟个欠干的妓女似的,快点含,太舒服了,哦……」

  口交了十几分钟,阿飞也忍不住了,一只手继续大大方方的揉玩着柔软的奶球,一边主动的耸起了腰,将李静柔的小嘴当阴道一样快速抽插起来。

  「唔唔……」

  无法说话的李静柔紧皱着秀眉,用舌头顶住了抽送的龟头,一下一下接受着肉棒的撞击,主动抱住了阿飞的大腿,配合他更方便的干自己娇嫩的小嘴。
  「喔不行了,不行了,要射了妈妈!射在你嘴里吧!给我忍住,不许乱动!」
  又卖力的干了几下,阿飞低声吼着,手上一把抓紧了李静柔丰满的乳球,手指深深的陷进了柔软的乳肉里,疼的李静柔差点落泪,但还没等她反应,阿飞最后一下,直接粗鲁的将整根肉棒全部没入了李静柔红艳的小嘴里,开始放肆的射精。

  「呜呜呜!」

  热滚滚的白浆一波接着一波流进了喉咙里,烫的李静柔直流眼泪,痛苦的皱起眉头,扭着头想逃走,阿飞可不管李静柔的难受,只顾着自己射精的快感,一股脑在嘴里足足射了五六波白花花的精液。

  「唔,爽快,口爆妈妈的感觉就是爽啊,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射完的阿飞得意洋洋的大笑起来,松开了李静柔,将有些疲软的肉棒抽了出来,李静柔有些疲惫的一把跌坐在地板上,剧烈的咳嗽起来,直接将不少精液吐到了地上,残留的精液沿着微张口角滴出,流到了白花花的巨乳上。

  「嘴巴张大!给我看看你的舌头!哈哈,精液好吃吧妈妈,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口爆干你的小嘴!从此以后,你的嘴巴只能用于淫叫和被我干!」

  李静柔听话的微张檀口,还在轻轻用舌头搅弄着被射了满满一嘴的精液,看着被干的满嘴满胸白浆的美女妈妈,阿飞刚射完的肉棒又整装待发了,二话不说直接将瘫坐在地上的李静柔抱了起来放在床上。

  「不要……阿飞,先让妈妈休息一下好吗……好累啊……先休息一下再干好吗……」

  李静柔苦苦哀求起来,想推开阿飞,可手若无骨的她怎么可能是阿飞的对手呢?只是被如玩具一样按在了床上,洁白的肉体玉体横陈,赤裸裸的暴露在阿飞的视线里,此刻除了乖乖被干毫无反抗的机会。

  「干,妈妈你这个骚货,是你先前求我干你的,现在我满足你,你还不愿意了,真是欠操,我就要好好教育一下妈妈你这个不懂事的母狗!」

  阿飞恶狠狠的骂着,强行撇开李静柔修长的双腿,露出了那湿淋淋的下体,李静柔虽然生过两个孩子,但因为和老公做爱次数屈指可数,因为蜜处还是一副粉嫩的样子,一张一闭的小穴时不时流出些许的淫水,那样子真是惹人怜爱,阿飞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温柔的爱抚着私处,「呀!不要!」,谁知刚一模上去,李静柔就全身颤抖的娇吟了一声。

  「操,一边反抗一边湿,身体很诚实嘛,妈妈,你真是太骚了,想要我玩你的浪穴吗?」

  真是太敏感了了吧,阿飞兴奋的想找着,老爸真是不懂的享受,这么娇媚性感的大美女放在家里不懂得欣赏,不过没关系,老爸不懂得欣赏,我可以帮帮忙,将妈妈这个骚到骨子里的母狗干到下不来床。

  「不要,不要摸下面,阿飞,妈妈求求你……」

  阿飞如听耳旁风般根本不理睬李静柔的乞求,用一只手按住了李静柔的阴蒂不停的按摩着,另一只手伸出两根手指直接插进了阴道里开始不停的抠着,李静柔的私处实在太窄了,连伸进两根手指都勉勉强强,跟个处女一样,真不知道当初怎么把两个孩子生下来的。

  「不要,啊!嗯~ 阿飞不要!嗯~ 好痒啊~ 啊~ 啊~ 不要摸那里~ 啊~ 啊~ 」

  敏感带造袭,李静柔红着脸风骚的浪叫起来,甚至忍不住自己伸出双手抓住丰满的巨乳轻轻揉弄起来,看着李静柔开始发骚,阿飞像是得到了莫大的奖励,更加快速的抽送着紧致的私处,直接带出了私处不少腥臊的淫水,沾满的阿飞满手都是,还流到了床上,沾湿了一大片床单。

  「妈妈,说,小穴被儿子玩的爽不爽啊?想不想要我玩到你高潮!说!」
  「好爽~ 啊~ 啊~ 嗯~ 啊~ 呀~ 受不了了~ 好舒服~ 好爽啊~ 啊~ 啊~ 阿飞
~ 不要停~ 不要停~ 啊~ 啊~ 妈妈~ 要丢了~ 啊~ 坏孩子~ 再来~ 啊~ 」

  李静柔满眼发情的迷离,神志不清的胡乱淫叫着,双手一个劲的死死揉捏自己敏感的巨乳,绷紧的双腿压抑不住的胡乱踢着,看样子快要高潮了,阿飞嘿嘿一笑,将两手挪开,还没等李静柔反应,直接将嘴巴贴紧了下体,开始吸吮起李静柔的私处。

  「哦!哦!哦!不行了!宝宝~ 你不要吸~ 吸下面啊~ 不要舔~ 受不了了啊
~ 啊~ 嗯~ 好痒~ 好舒服~ 不要停啊~ 接着吸~ 要去~ 要去了啊~ 啊!啊!啊!」

  李静柔满面潮红,紧紧闭着双眼,放声不停的尖叫着,绷直了身子,下体开始喷射出源源不断的淫水,干,居然潮吹了,阿飞以为只有av女优才可以呢,看来自己妈妈这个骚货也可以啊,真是极品母狗啊。猝不及防的阿飞被淫水射了一头一脸,但内心却毫不恼怒,反而充满了喜悦,对于自己千娇百媚的风骚妈妈真是越来越满意了。

  刚刚高潮完的李静柔浑身瘫软,无力的躺在床上大口喘息着,感觉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了,像个断了线的木偶只能任由阿飞摆布了,从来没有过这么舒服的感觉呢,李静柔想着,都是我的坏儿子……好棒啊……还想再来一次高潮……
  「妈妈,快点,换个姿势趴在床上。」

  耳旁传来阿飞兴奋的命令声,这个小色狼一定已经跃跃欲试想干我了,李静柔忍不住想道,但内心也有着被阿飞干到高潮的渴望,虽然没有力气,但还是挣扎着换了个姿势,背部朝上躺在了床上。

  「真乖啊,我的好妈妈,现在把你的大屁股撅起来对着我。」

  阿飞满意的摸着李静柔白净的肥臀,把玩着柔软的臀肉又抓又揉,还时不时戏谑的拍打两下。

  「对不起。宝贝,妈妈……妈妈实在没力气了。」

  李静柔有气无力的小声说着,还在轻轻的喘着气,刚才久违的高潮实在把她身子掏空了,现在连说话都感觉累到不行。

  「操!居然不听话,自己爽了就不管我了,我看妈妈你这只不懂事的母狗就是欠收拾!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我的厉害!」

  看到自己的命令被拒绝,阿飞恼怒的大声吼道。

  「不是的,你听妈妈解释……啊——!好疼!呜呜呜……」

  还没等李静柔把话说完,啪的一声巨响,阿飞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李静柔丰满的肥臀上,肉乎乎的香臀被抽的臀浪摇曳,这一下打得十分重,直接疼的李静柔大声尖叫,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随后全身凄厉的抖动着,一瓣原本白净的美臀瞬间像被打了烙印一样印上了一道鲜红的掌印。

  「不要打……呜呜……好疼啊……求求你……饶了妈妈吧……好疼……呜呜……我听你的……」

  李静柔强忍着泪水,咬紧牙关,努力的抬起了肥臀,但臀上那下还是疼的她直哆嗦,还没抬高几公分,就又泄了力,重重往下一摔。

  「等一下!别打!嗯!啊——!」

  李静柔刚想求饶,不聊阿飞另一记恶毒的黯然销魂掌直接抽向了另一瓣的美臀,这一下更残酷,李静柔疼的哭了出来,全身蜷缩,想去摸摸自己受伤的臀部,可火辣辣的疼觉刺激的她不敢再去摸伤口。

  「求求你……呜呜呜……阿飞……不要再打了……好疼……我很努力了……呜呜……对不起……求求你别打了啊……呜呜呜」

  李静柔哽咽着回头求饶,哭的梨花带雨,一般人都会对这样楚楚可怜的女人心生怜悯手下留情,可是阿飞还是冷酷的笑着。

  「再给妈妈你最后一个机会,把你的肥屁股撅起来,要是再失败,我就要开始抽你的大奶子了!把你的大肥奶子直接抽烂!」

  阿飞恐吓的说道,凶狠的抓住李静柔的长发,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自己这个性感风骚的妈妈。

  「求求你……不要呜呜呜……我真的不行了……好疼啊呜呜呜……阿飞……你就饶了妈妈吧……呜呜呜……」

  李静柔害怕的放声大哭起来,她第一次知道自己平常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儿子其实是个喜欢性虐的变态。

  阿飞依旧不说话,高高的举起了巴掌。

  「不要!不要!不要打!我听你的!别打了……」

  李静柔犹如惊弓之鸟,恐惧的看着猎人般残酷的阿飞,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珍珠滴撒下来,双手紧紧的护住丰满的巨乳,那可怕的撕裂般的痛感疼的她差点要昏厥过去。最后还是用出吃奶的力气,撅起了肥美的肉臀将自己的下体奉献给阿飞。

  「这才对嘛,妈妈,只要听话,我会对妈妈很温柔的,不过妈妈你这屁股真他妈的肥,这么大的屁股到底怎么长的啊,啧啧,油的都可以榨汁了,妈妈,我看你的骚肥的大屁股是被男人操大的吧,吧哈哈哈哈哈哈。」

  阿飞戏谑的狞笑起来,双手放在那白皙油亮的肥臀,轻柔的爱抚着刚才自己抽打的痕迹。

  「对不起,阿飞,是妈妈的错,妈妈以后一定认真听你的话,你的命令妈妈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的……」

  李静柔回头强颜欢笑,刚刚哭过的眼睛勉强眯出感激的笑容,但全身还是忍不住轻轻战栗着,刚才被性虐的疼痛历历在目,她心中再也不敢对这个变态儿子说不了,乖乖的左右摇摆扭起了肥美的香臀,那白花花的美臀上突兀的印着两道鲜红的手掌印,看起来真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淫靡。

  「嘿嘿,骚妈妈真乖,你就是儿子我的一只大奶子母狗,要是听话,主人会把你干的舒服到高潮的。」

  阿飞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心中不面对自己能够征服这么个淫荡风骚的美人妈妈而自豪,看着眼前那两瓣淫靡扭动的大肥臀,阿飞也忍不住了,掏出了勃起的肉棒,直接放进了李静柔深邃的臀沟里,伸手抓住了两边肉乎乎的臀肉,紧紧包裹住肉棒。

  「妈妈,想要主人我干你吗?说!」

  「想要……要主人干母狗下面……」

  感觉到后臀中那根火热的铁棍摩擦自己的私处,李静柔忍不住张嘴轻轻呻吟起来,下面的私处开始弥漫出骚味,淫水沿着阴道流到了肉棒上。

  「真骚,还没干你呢,自己就湿了!这么想被干吗?母狗想要被干就自己动吧!」

  听到这个命令的李静柔好不犹豫,自己调整好了位置,深呼吸着一点一点将肉棒撑开两片大阴唇,缓缓的吞入自己的肉缝里。

  「好大……主人的那根好大啊……不行了……太大了啊……要被撑开了……」
  仅仅是龟头插入了一点点,李静柔就淫叫喘息起来,儿子野蛮雄壮的肉棒干进去的感觉让她全身骚痒,忍不住的发情,继续自己摇着屁股尽可能的多让肉棒干的再深一点。

  阿飞虽然一副悠哉的神情,但其实更是爽翻了天,李静柔那紧致的私处跟处女一样,虽然流了不少淫水润滑抽插的地方,但想要干进去还是很困难,两壁的穴肉包裹着进去的肉棒,又暖又湿,夹的阿飞爽的差点射出来。

  「好爽好爽!不行了,阿飞……我受不了了……啊……啊~ 啊~ 坏孩子~ 快
一点帮妈妈~ 把你的那根全部插进来~ 求求你了~ 」

  肉棒仅仅干进去了一半,李静柔就累的气喘吁吁,压抑不住娇滴滴的呻吟起来,浑身的美肉又烫又红,虽然还在自己扭着肥熟的美臀不断的往后耸动着,但很难再将肉棒插进去分毫,但即使是这样,也爽的李静柔满脸红晕,骚媚的满嘴浪叫。

  「这就不行了啊妈妈,既然你没力气了,那让我再帮妈妈的淫穴爽一点吧!」
  看着自己发情的美母已经精疲力尽了,阿飞嘿嘿一笑,自己抓住了肉感的肥臀,深吸一口气,冷喝一声,猛的往前一冲刺,整根肉棒直接插进了李静柔湿漉漉的私处。

  「啊————!」

  李静柔疼的瞪大了美目,仰头尖叫起来,清纯的小脸扭曲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了床单,下体撕裂般的疼痛差点没把她干昏过去,头一次享受这么粗大野蛮的肉棒,老公和她做爱时总是温柔的不行,况且老公那根瘦小的火柴棍根本无法像阿飞一样干的这么深。

  「呼,太爽了,妈妈,你的小穴怎么跟个处女一样紧啊,嘿嘿,老爹很少干你吧,骚妈妈,说,儿子的大鸡巴怎么样啊?」

  阿飞将肉棒停留在李静柔私处里,不抽不插而是慢慢的转起了腰,肉棒也随着腰部的动作缓缓扭了起来,不停的摩擦着私处的深处。

  「不要这样啊~ 啊~ 你的太大了~ 又粗又大~ 好爽~ 啊~ 啊~ 啊~ 妈妈好疼
~ 受不了了~ 啊~ 啊~ 啊~ 阿飞~ 不要~ 好舒服~ 啊~ 不要停~ 」

  慢慢适应了阿飞肉棒的尺寸,疼痛的感觉很快被干穴的快感所替代,阿飞那根热乎乎的肉棒在私处搅来搅去,舒服的李静柔娇吟连连,下面私处的淫水根本压抑不住的流的到处都是,心里恨不得阿飞更野蛮的继续干自己的下体。

  「呼……妈妈,我来让你更爽一点吧……」

  看着李静柔已经爽到不行,阿飞也进一步的开始强奸美母,缓缓将肉棒抽了出来。

  「不要!不要拿走!我还要你的那个东西!」

  李静柔红着连娇喘哀求着,不到一秒的时间,立马被又重新插进来的大肉棒干的欲仙欲死,头一次被干的这么快活咿咿呀呀的呻吟着,阿飞就这么慢慢的干着李静柔,即使是最缓慢的速度,也足以干的李静柔爽歪歪的发骚。

  「不要停不要停啊……啊~ 啊~ 干的好爽~ 啊~ 坏阿飞~ 继续干我~ 啊~ 啊
~ 啊~ 要死了~ 太美了~ 亲儿子~ 你太厉害了~ 啊~ 啊~ 啊~ 」
  「妈妈我干的你爽不爽?儿子的大鸡巴是不是特别厉害?嗯?」

  阿飞俯身抱住了李静柔性感的娇躯,双手从后面捏住了丰满的巨乳揉个不停,亲吻着耳垂,下体依然温柔的干着李静柔肥美的肉臀,玩的李静柔淫叫连连,连话都说不出来,只顾着咿呀喘气了。

  突然,阿飞将原本插着正欢的肉棒直接拔了出来,还带出了私处的美肉和洋洋洒洒的淫水。李静柔闷声一声,原本以为阿飞又要粗鲁的狠插她一次,可不料,阿飞仅仅是将肉棒贴在小穴上缓缓摩擦根本不再插进肉缝里。

  「阿飞……你怎么了……快干进来啊……」

  李静柔忍不住私处的快感,回头哀求起阿飞,自己也主动扭起了被干的爽歪歪的肥臀。

  「妈妈,你说,我们在做什么啊?」

  阿飞不缓不急的问道,双手依然不老实的大力揉抓着李静柔胸前两颗丰满的乳球,把玩着敏感的乳头。

  「好孩子……我们……我们在做爱啊……」

  李静柔红着脸抿住香唇小声回答道。

  「可是妈妈我们是母子啊……怎么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呢?要不还是算了吧嘿嘿……」

  阿飞故意说着,但肉棒根本不挪开下体,依然挑逗的磨蹭着私处。

  「没关系的……妈妈愿意……求求你了阿飞……快点干妈妈……妈妈要疯了……」

  李静柔全身颤抖,实在忍不住的快感刺激着她每一根神经,她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要此刻阿飞愿意干她。

  「不行哦,这种事只有夫妻才能做诶,我和妈妈只是母子哦,除非妈妈愿意做我的亲老婆,自愿被我干才可以的。」

  阿飞引导着李静柔的话语,一脸罪恶的淫笑,不出他所料,早就被快感折磨的神志不清的李静柔此刻只想要做爱,如果此刻能征服这个巨乳肥臀的风骚熟妇,那么以后便可以轻松调教她了。

  「阿飞是我的……亲老公……坏老公……快干人家……好想要……老公求你了……呜呜呜」

  李静柔最后放声大喊起来,还带着哭腔,做爱的渴望充斥着大脑,红着俏脸下流的喊着亲儿子老公。

  「真骚,嘿嘿,乖老婆,说吧,想让老公干你哪里?」

  阿飞不依不饶,即使让自己的性感的亲妈喊自己老公依然不满足,还非要继续引诱李静柔继续走向堕落的深渊。

  「想要……亲老公干我的小穴……小穴好痒……用亲老公的大鸡巴……狠狠地干我的淫穴……」

  神志不清的李静柔淫浪的尖叫着,不管一切的放声呻吟,高高撅起了肥大的美臀,渴求着男性的征服,阿飞哈哈大笑起来,松开了柔软的香乳,放在扭动的肥臀上,扒开了李静柔的私处的阴唇,卜滋一声,快速的干了起来。

  「嗯~ 啊~ 老公~ 干我~ 干我~ 嗯~ 坏老公~ 要死了~ 啊~ 啊~ 啊~ 啊~ 大
鸡巴~ 要被插死了~ 嗯~ 啊啊~ 啊~ 啊~ 」

  被干的语无伦次的李静柔放下了所有内心的尊严,心甘情愿的和阿飞享受交配的乐趣,粉嫩的肥臀被肉棒撞击的啪啪作响,阿飞像只健壮的公牛卖力的蹂躏着大奶牛似的李静柔,每一下都狠狠地干到最深,干的李静柔全身通红,白里透红的小脸写满了春情。

  「干死你,干死你,骚老婆,知道老公用什么姿势干你吗?这叫狗交式!专门用来干你这种奶大屁股翘的母狗的!干死你!哦!」

  「哦~ 嗯~ 嗯~ 我是母狗~ 老公干人家~ 好棒~ 好爽的鸡巴~ 哦~ 嗯~ 嗯~
啊~ 啊~ 啊~ 嗯~ 要死了~ 嗯~ 嗯~ 」

  阿飞干红了眼,也不管李静柔是否承受得了,尽最大力气疯了似的干着李静柔淫荡的骚穴,被干的欲仙欲死的李静柔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咿呀娇吟着,两个人在床上欢快的交欢偷情,互相索取对方的身子。

  「干死你!贱母狗,你比妓女还骚!勾引儿子的贱货!看我怎么帮爸爸教训你这个荡妇!」

  阿飞一边干一边狠狠地抽着李静柔被干的晃动的不停的大肥臀,抽的本来就因为做爱而粉红的香臀更是淫靡诱人的扭起来,李静柔闷哼骚浪的叫着,不知道是爽还是疼。两人狠狠地干了十几分钟,高强度的做爱干的李静荣已经精疲力尽,但还是强打精神迎合着阿飞的求欢,伴随着两人同时的大喊,双双步入了高潮,阿飞虎腰一挺,将憋了很久的精液全部内射在子宫里,烫的李静柔全身颤抖起来,两人下体的结合处,一丝白浆正缓缓的滴落在床上。

  高潮良久的两人最后拥抱着互相接吻,刚休息了没多久,阿飞又重振雄风,再次大起大落的干起了李静柔,就这么一个下午,阿飞在卧室里直接干翻了自己的亲妈妈,用各种不同的体位彻底征服了这个淫荡性感的美人妈妈,在李静柔的小穴足足射了四次。

  「真爽!等老子喝口水回来接着干你!今天非把你的大屁股干烂不可!」
  被干的人仰马翻的李静柔躺在床上只能够大口的喘息,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得意洋洋的阿飞一巴掌扇在粉嫩的肥臀上,打得一阵臀浪摇曳,起身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去,李静柔温柔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想着此后还要无数次的撅起自己诱人的美臀给这个新老公坏儿子玩弄蹂躏,内心只有着无限的渴望,这便是属于母子二人最宝贵的秘密。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