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欲多利卡(姐弟乱伦与露出的经历)】(01)【作者:好色小程】

字数:81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征服姐姐

  我叫魏翔,出身于贫困县贫困村的庄稼户。我经历了人生第一大不幸,就是幼年丧母。我七岁那年,母亲不幸病逝,从那时候起,我和姐姐就相依为命,在水深火热的家庭环境中长大。造成这种水深火热的,正是我的父亲。他不是个称职的父亲,甚至可以说,他不是个人。

  他不是个称职的父亲,因为他不对这个家庭负责任,在外面喝大酒、耍大钱,回家之后不顺心对我们姐弟俩非打即骂。和他生活在一起的那几年,几乎没过过几天开心的日子。

  说他不是人,在我十六岁那年,他因为还不起赌债,就硬逼着姐姐嫁给邻村的混混何麻子,只为了那十五万的彩礼。

  本来我和姐姐是相依为命的,感情很好。他的所作所为,毁了姐姐一辈子的幸福,等于是他把自己的亲闺女卖给了那个混混,卖了十五万。

  姐姐从小就性格懦弱,都是被管怕的,受不了威逼利诱,接受了事实,就同意嫁给了何麻子,当时才二十一岁的姐姐,就这样被一个年近四十的混蛋给骗到手了。

  我对父亲的自私自利痛恨不已,也为姐姐这懦弱怒其不争,但只有十六岁的我,什么也做不了。于是,我愤然离开家,自己出去闯荡,这一走就是七年。
  开始的两年,我到处打工,一直到十八岁那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跟着一个工程队去了非洲,在国外打工五年。那是国家援助非洲的一个工程项目,工资待遇都是有保证的,我当然跟有技术的正式职工不一样,我就是一个干力气活的,不过即便如此,这里的工资待遇也比在国内高得多。

  在非洲这五年,我攒了很多钱,足足有二十五万吧。合同到期另外,我就不想再继续干了,打算拿着这些钱回国。

  回国之后,我就按照自己的打算买了辆东风多利卡D7厢式货车,货箱是全封闭的,我可以开着这车跑跑运输。车还不算贵,11万多。大车跑运输挣钱是多,但活要现联系,空档时间挺长。于是我又买了一辆「威虎」四轮电动车,全封闭五门六座的那种,内部空间还算大的那种。买这种车,一是为了平时出门代步,二是可以当出租车用,挣点零花钱。而且这种车不烧油,没有拍照,一般小城市是不受管制的,最主要的是,它体积小,可以开进我大货车的箱子里,随时跟着我走。正儿八经的轿车,对我来说一点用都没有,我买东西从来讲究个实用。
  一开始我是在河北跑运输,然后就慢慢觉着该回家看看了。我还没勇气直接回家,因为离别七年,我不知道回去是个什么样的处境。于是我就开着车,回到了家所在那个县的县城。

  我找到了初中时候的同学,他们帮我联系了一家搬家公司,我主要是供他们车用,一次可以给不少钱。搬家公司没活,我就开着小车,在这个我曾经熟悉的县城跑跑出租。县城正经出租车不多,电三轮、还有我这种四轮代步车几乎都在接活。我车是新车,保持的也干净,所以在大街上招手率还是很高的。

  我没租房子,只睡在车里。每天晚上把小车开进大车的货厢,把小车的座位都拆掉,铺上床板,小电动车就变成了一辆「床车」,里面的空间,并排睡两个一米九身高的人绰绰有余。小车是「卧室」,大车的货厢自然就是「客厅」了。货厢的内部空间6。2X2。3X2米,装这辆外观3。4X1。35X1。7米的电动车是没问题的,还有富余的宽阔地,放置一些生活用品和做饭的家伙。大车的货厢棚顶还有几块太阳能板,可以给电动车充电,也可以提供生活用电。这个可移动的「一室一厅」还是很有趣的,我自己觉着。

  在县城呆了两天,整了点钱。我在网上通过熟人知道了一些事情。我姐姐也在县城,开了一家小理发店。她离婚了,两年前,何麻子出事进了监狱,说判了二十多年。我知道,这对姐姐来说,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

  离家这么久,我最想的还是我姐姐,不仅是对亲人的那种思念,这些年来,我不止一次的萌生了其他的想法。

  姐姐的理发店在县城很偏僻的一个角落,在城北的一处平房区,那的小胡同都很小的。我把多利卡停在县城北郊的广场,那里是大货车停车的集中区域,而且那附近商店老板的儿子还是我发小,所以可以很放心的把大车停在那里。
  我从大车货厢里开出小车,开进了棚户区。棚户区里的青砖甬道开着车还是稍稍的颠簸,我拐了个丁字路口往右一拐,就看到了一个简陋的牌子写着「小雨美发」,我姐姐名字就叫魏小雨。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这天的天气还是很不错的,阳光明媚。我把车停在姐姐的理发店门口,找好了一个不阻碍交通的角度,因为这里的小胡同街道实在太拥挤。姐姐的理发店只是一个小屋,小屋是和一道大黑铁门并排的,这事一间门房,大门的左侧还有一间和姐姐这间小屋对称的屋子。

  我推开了理发店的铁皮门,黑暗的小屋,里面开着节能灯,又不是那么黑暗了,洗发水的香味扑鼻而来,小屋的条件实在不好,但里面的环境是很干净的,给人一种很享受的感觉。

  「你要理发吗?」屋子的尽头,贴着墙是一张单人床,床上坐着一个女人,白白净净的很有姿色。这么多年不见,她还是这么漂亮。没错,她就是我姐姐。
  我看着她没说话,姐姐第一句话刚落音,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她站起身,眼神呆呆的凝望着我:「你,你是翔···」

  「姐,是我,我回来了!」

  「翔子~ 」姐姐压抑不住自己的激动,一下子跑到我跟前,仰着头呆呆的看着我「是你,是你,你都长这么大了!」姐姐一下子扑进我怀里,大哭起来「呜~ 翔子~ 你到哪去了~ 姐可想你了~ 」

  我紧紧我把姐姐抱紧怀里,这么多年了,我终于见到自己最挂念的人了。我想她一定受过不少苦,以前我很小,没能力解决一些事,现在不一样了,我长大了,可以保护她。

  我抚摸着姐姐的后背,抚摸她及腰的秀发,姐姐的体温传到我手心是那么的舒服。这时候已经是四月份了,天气不是很冷,姐姐在屋子里都穿上了白色的T恤,下半身穿着一条浅灰色紧身牛仔裤,丰满的身材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姐姐哭得很伤心,我知道那是真实情感的宣泄,她是真的想我。我的胸前已经被姐姐的泪水染透了,姐姐过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她抬起头破涕为笑「回来就好,吃饭了吗?姐姐给你做!」

  「时间还早,不着急~ 」

  「嗯,那快坐下,陪姐姐唠一会儿~ 」姐姐擦了擦眼泪和我在那张单人床上坐下,姐姐背对着我那一瞬间,我看到了那让我梦寐已久的东西,姐姐那苹果一样外形的大屁股被紧身牛仔裤包裹着,曲线那么优美,走动的节奏那对丰臀还随着颤动。

  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一次在梦中对姐姐产生了欲望,我找过几个女人,都是比我大的,和姐姐年纪相仿,但却不能给我姐姐那种感觉。没错,我对自己的亲姐姐产生了色心、产生了欲望。但我没有罪恶感,我还觉着这种感觉很刺激。外人说我什么都可以,随你说去吧,我就是喜欢自己的姐姐。

  我和姐姐坐在床上,挨着很近,相互间诉说着这几年的经历。我挣了很多钱,也算有了自己的车,有了自己的事业,姐姐很替我高兴。我对姐姐说,以后我会照顾她。姐姐笑我傻,说我将来会找自己的老婆,哪有那么多经历照顾她。我说,我不想找老婆,不想早早结婚。我虽然有点钱,但是谈到结婚还远远不够,更何况现在农村的女孩多现实,车房不算,彩礼还动不动就几十万,结了婚家里条件马上又打回原形,我才不要那种日子。

  姐姐想想觉着也是,就不再说这些了。说这话,时间过得很快,慢慢的,到了晚饭时间。姐姐问我吃什么,我说上车饺子下车面,我刚回来,姐姐就给我擀面条好了。这小理发店,地处偏僻,平时来理发的都是这棚户区的人,所以大多数时间是没客人的。姐姐也就有做自己事的时间,她吃住都在这里,只有一间小屋,东西还是挺齐全的。

  我出去买了一些小菜和啤酒,回来的时候,姐姐的手擀面已经下锅了,在床头也放好了一张落地的折叠桌。姐姐做的面条,没什么独特的秘方,但我吃起来是最可口的,什么大饭店的也比不上这个味道。吃完了面,算是填饱了肚子,我和姐姐在一起吃着小菜喝着啤酒,姐姐平时是不喝酒的,酒量也很差,但因为我好不容易回来,就索性陪我喝了一些。她早已经把店门锁了,暂时停业。姐姐的小屋不大,地面是米白色地砖,扫得很干净,靠西侧的墙上有一面大镜子,镜子前有两张理发专用的椅子,这就是她工作的地方了。而每天晚上就睡在北侧墙边的这张单人床。

  姐姐的娱乐工具,就是一部很廉价的「小辣椒」手机,姐姐平时也就上微信、玩消消乐,偶尔听歌蹭网看电视,所以,这部杂牌机会坚持很长时间。

  我留意了这些,也没在意什么,以后姐姐缺少的东西,我都会给她补上。我和姐姐就喝酒聊天,聊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姐姐情绪几经起伏,说起高兴的事就笑,说起过世的母亲还有父亲那些年对我们的不好就忍不住流出眼泪。我知道姐姐是需要情感宣泄的,所以我没有说什么,她笑我就陪她一起笑,她哭我就安慰她。渐渐的,我们越坐越近,我们可以看似正常的搂搂抱抱。我们这顿酒不知不觉的喝了好几个小时,一整箱的啤酒已经没了,姐姐本来酒量就不好,在加上情绪状态不是很好,所以已经醉了。我搂着她后腰,她的身体已经瘫软在我怀里,仰着头,嘴里呼吸着香气。

  我伸手摸了摸她白嫩的脸蛋,姐姐没有反应,闭着眼睛,两片粉红的小嘴唇仍是半张着。这正是我梦寐已久的,我的姐姐,我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我不健康的心理,左右着我的畸形的欲望···这些年,在心里不止一次产生这样的欲望···

  而此时,去他妈的伦理,去他妈的道德,我只只要我想得到的,哪怕明天让我去死呢···拼了···我在姐姐的嘴唇上亲了亲,而此时,姐姐却有了反应···「嘻嘻···臭小子···」姐姐伸手在我的后背轻轻锤了几下「占你姐姐的便宜,我打你···」姐姐说了这几句话,就睡着了,我故意叫了叫她,她终于没有反应了,嘴里的鼾声比刚才匀称了一些,这是真的睡着了。

  我把姐姐放在床上,把吃饭的桌子挪远了一些。然后去检查了门已经反锁好了,我要实行我的计划了,这是一种犯罪···是男人对女人的犯罪,而且是弟弟对亲姐姐的犯罪···如果是几小时之前,我还会犹豫,可是酒壮怂人胆,我胆子本来就不怂,喝了酒胆子就更肥了。我看着躺在床上的姐姐,小时候额一幕幕就清晰的回忆在我脑海中。

  那就是七年前,我还没离家出走的时候,那时候是夏天,还很热,姐姐去田里干了农活刚回来,当时她以为家里没人,因为他不知道我从学校提前回来,我本来也想跟她玩玩捉迷藏,吓她一条,给她个惊喜,于是我就躲到了房后。那时候我那是小孩子的心态,喜欢跟姐姐胡闹。

  可没想到的是,姐姐回到家之后,就锁好了大门,然后把院子里晾晒的一桶水提到了家里的外屋,农村的房子,外屋都是和厨房连在一起的。

  我看到姐姐在外屋放了一个大浴盆,然后把桶里的水倒进浴盆。之后,姐姐没磨叽,双手提在裤腰,把干活穿着的旧运动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当时姐姐是背对着后窗户,弯腰往下脱裤子,姐姐又白、又翘、又大的屁股就光溜溜的被我看到了一双丰满性感的白腿也展露出来。房子后面,是家里的后院子,后院子里粘玉米和豆角架都长得很高了,所以姐姐不担心会被园子后面大街上的人看到,但她万万想不到窗户外面还有个我。

  我是第一次看到成年女性的裸体,第一次看到姐姐的光腚,情窦初开年纪的我,竟然对姐姐光溜溜的屁股喜欢的不得了。姐姐把裤子和裤衩一起脱掉扔在一边,然后再脱掉身上的衬衣,又解开胸罩的扣子,虽然这都是背影,在我看来,这又刺激又迷人。

  姐姐脱光了衣服,一个侧身里浴盆更近一些,那一个侧身,我看到了姐姐丰满而高耸的乳房,粉嫩的乳头,像调皮的白兔一样颤抖着,还看到了姐姐臀围前方凸起的乌黑而性感的阴毛。遗憾的是,那一次,我没看到姐姐完整的裸体,看到最多的,是那个圆圆的大白屁股。姐姐就是保持着背对着窗户的姿势洗澡的,有时候她弯下腰撅起屁股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下面白嫩的阴唇和微微露出的粉红色阴肉。

  那次的偷窥,让我一辈子都忘不掉,后来我几次尝试着偷看姐姐洗澡都没能成功。但从那时候起,姐姐光腚的样子是我永远抹不掉的记忆,好几次在睡梦里都梦到那一幕,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手淫,脑海里都是姐姐的裸体,甚至我幻想着得到姐姐。后来,我的幻想越来越放肆了,我太喜欢姐姐了,我要寻找个机会强暴她,让她做一次我的女人,哪怕让我去死我也愿意,这种不顾后果的想法不止一次的在心里产生,越来越强烈,其他的什么都不在乎了。

  这一次,姐姐就躺在我面前,虽然还穿着衣服,但她在我心里早已经是赤裸裸的了。姐姐167公分的身高,在女性当中算个子高的,浅灰色的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下半身修长而丰满的美腿、宽阔的臀围还有私处迷人的三角线真让人心旷神怡。

  我推了推姐姐,姐姐没有反映,然后把手伸进衣摆摸了摸她细嫩的肚皮,这一些列试探,让我知道了姐姐不会醒过来。

  于是,我伸手解开她牛仔裤的帆布腰带······姐姐的身材很丰满,脱下紧身牛仔裤很费一番力气,但把她牛仔裤剥离她脚脖的那一刻,我浑身的血液仿佛增热一般。我没有慢慢欣赏体验过程的耐心,忐忑的心情,颤抖的手直接把下一个目标选择在姐姐那浅绿色的三角裤衩······我不止一次的想象过近距离看姐姐的屄是什么样的,原来是这么美······

  姐姐整个身体的皮肤都是白白嫩嫩的,私处是小山丘鼓鼓的,上面有一部分乌黑的阴毛,阴毛是天然的「1」字形。姐姐阴唇两边是光溜溜的,阴唇较大,小阴唇开阔程度也不小了,这不奇怪,毕竟姐姐是结过婚的,但更让我喜欢的是,姐姐阴部里面的内容还是粉嫩嫩的,小阴唇较短,也很粉嫩,一点没有「黑木耳」的样子。

  终于看到了,再次看到了我姐姐的光腚,我太兴奋了。我的手忍不住在她双腿上抚摸着,在三角地带游走着,然后摸向了她的嫩屄······「嗯~ 不要~ 」姐姐被我摸出了感觉,闭着眼睛还没有清醒过来,然挥舞着白嫩的手,下意识的阻止着我耍流氓的举动,但她的阻止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但对我来说,已经不能等了,我不容我犹豫,我要得到姐姐······我脱下了裤子,掀开了姐姐的衣襟,把乳罩推倒了她乳房的上方,一对依然丰满、硕大的大奶子完完整整的暴露在我眼前。一对暗红色的奶头颤抖着挑逗着我的荷尔蒙。

  我等不急了,脱下了裤子,挺起早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就压在姐姐身上,对着那个我梦寐已久的屄,插了进去······「嗯~ 嗯~ 不要···」姐姐没有清醒,完全在醉酒状态,只是稍稍的能感觉到一些东西,姐姐阴道里面很热,又很紧,毕竟没生过孩子,肏起来真的舒服。

  我终于肏了自己的姐姐,具体的说,我强奸了自己的姐姐,我真体验到了做人的下限。我是个畜生吗?如果做畜生这样舒服,做人却要活得很累,还是做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快乐,我更加卖力的肏弄着姐姐的美屄。

  滚烫的精液都射进去的那一刻,我真的好满足,但一直不舍得拔出来,直到鸡巴软了,我还没有丧失兴致,继续玩弄着姐姐的光腚。然后我就大着胆子,掰着姐姐的胳膊,把她的T恤、胸罩都脱掉,姐姐一丝不挂的暴露在我眼前。
  那天晚上,我强奸了姐姐三次,随后酒劲一起再加上有点累,就趴在姐姐的身边睡着了······姐姐醒来的时候,强烈的动作把我也弄醒了,因为我是搂着她睡了,她很吃惊自己的居然一丝不挂的和弟弟睡在一起。我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搂住了姐姐,姐姐看着我的那一刻,一下子就都明白了,打了我一耳光,然后就哭了起来······「呜~ 呜~ 你个混蛋,你怎么能这样···呜……我可是你姐啊……你怎么能对我做这种事,呜……」

  我拼命的搂着姐姐,他挣扎着,但她那点力气对我来说是苍白无力的「姐姐,我,我太喜欢你了,这么多年我就想着你了···」

  「呜……你是畜生啊……你这是喜欢我吗……」

  「是的,我是畜生···姐,你打我、骂我怎么都行,如果你不肯原谅我,我就去公安局自首,但今天的事,我这辈子都不后悔。」我说着就放开了姐姐,拿起裤子就要穿。

  「你干啥呀!」姐姐听到我这些话,竟然不顾裸体的羞耻,从我手中抢过我的内裤「姐没说不原谅你啊,你傻啊,你要是蹲监狱我不成了罪人啦~ 呜呜呜……你倒是敢作敢当,可你为我想过吗?你让我咋做人啊?呜呜呜……你这么欺负我,还不行我骂你几句啊……呜呜呜呜……」

  我再次把姐姐搂进怀里,我知道,短短的几句话,我就让姐姐心软了。姐姐心地善良,性格又懦弱,为亲人着想,又容易被唬住,她真怕我投案自首,强奸罪不仅会蹲好几年的监狱,一生的名誉也会毁掉,到头来我们姐弟俩都不知道如何做人了,她惧怕这样的事,所以,选择了沉默。

  我的目的不止要占有她,而是要得到她:「可我在你身边,就会忍不住的像欺负你,我还是去投案吧,不然的话,我会一直这样对你,姐,我实在太喜欢你了,我···」

  「你个混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小翔子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中了什么邪了,会变成这样。」姐姐抑制哭泣,惊呆的看着我。

  「是,我是中邪了,我也不知道中了多久,我就是想要你,姐,我控制不住自己,不这样我就活不了···」

  「你咋能这样啊~ 」姐姐眼中含着泪水

  「要不然,我还是走吧,今天的事情,我对不起姐姐了,我这一走,可能就再也不回来了……」

  「你说什么傻话!」姐姐在我身上打了一巴掌「好不容易盼着你回来,你就要走,你舍得离开我吗?你不想我吗?姐可是天天都想你……呜呜呜呜···你个没良心的……」

  「可是我……」

  「你什么你?你不就是想耍流氓吗?来吧,我给你耍。」姐姐正坐了一下,挺着一对大奶子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姐,也不是什么大闺女了,离过婚的女人,卖出去都不值钱了,有什么打紧的,你要是不嫌我老,不嫌我丑,你随便吧!」
  听到这些,太让我感到胜利的喜悦了,我一下子把姐姐扑到在床「姐姐,谁敢说你老,说你丑,你在我眼里是最美的女人···」我把姐姐压在身下,亲着她的嘴唇,勃起的大鸡吧再次插进她的嫩屄······

  又做了一次,是在姐姐清醒的时候做得,尽管做得时候姐姐脸上的表情是抗拒的,但急促的呼吸让我感觉到她心里也是很受用的,只是暂时还不能接受姐弟乱伦这样的事实。

  我再次在姐姐的阴道射精之后,两个人裸体相拥躺在床上,这次我们都沉默不语了。一直到八点多,我们才起床穿衣,我去买了些早点,姐姐倒是也没拒绝的吃了一些。然后她继续经营者理发店,我继续开车挣钱。理发店人来人往的客人,怎么也想象不到,这间屋子里,在今天早上还上演过姐弟乱伦的激情性爱。
  一连几天,我晚上回到姐姐的理发店,这里就算是我的家了。到了晚上,我还是会主动扒光姐姐的衣服,和她做爱,然后让姐姐光着腚给我搂着睡觉。姐姐还是像以前那么性格懦弱,不肯轻易接受现实,却会轻易的向现实屈服。比起自己身体的荣辱,她更在意的还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她害怕我这个她能够依靠的亲人再次离开她,所以她之好慢慢适应了。

  连着几天,姐姐的内心不再挣扎了,变得平静起来。我对姐姐很温柔,也会让她得到快感,久而久之,她也觉着受用。年近三十的女人,欲望是很强烈的,何况压抑了这么久,离婚都两年多了。一次次的让她满足,我感觉到了她的内心深处还是觉着开心的。

  每天睡觉的时候,我会把她搂在怀里,让她得到依靠、得到安全感,她本来就脆弱的心,自然而然的就融化了。终于有一天,我们做完爱之后,我搂着她睡的时候,她的脸枕在我的胸前说了一句「我们不是姐弟该多好……」

  「是又怎么样?」

  姐姐不说话了,我继续说:「人活一世,开心最重要,管他那么多做什么,让别人满意了,别人能给我什么快乐。姐姐,咱们不说别的,我跟何麻子,谁对你好?」

  「这还用问,当然是你了。可那不一样啊,何麻子,那是咱爸强加给我的···」

  「那我也把自己强加给你,有什么不一样的?同样是强加的,我和何麻子谁能给你幸福?」

  「可你,你是我弟弟啊···」

  「你弟弟怎么了?连那个混蛋都能占有你,从小和你相亲相爱的弟弟就不能吗?那些世俗的规矩在我看来都是狗屁!」

  「姐说不过你,你说的也对,姐没什么能给你的,也就只有身子了,你稀罕姐,其实我也挺开心的,这几天,我发现你挺会疼女人的···」

  「那姐姐就做我的女人好了!」我把姐姐紧紧的搂住「又说傻话,你将来还是要娶媳妇的!」

  「有了你,我才不去媳妇!」

  「那可不行,你要是因为我不去媳妇,不成了姐耽误了你,你得娶媳妇,得生孩子,不能总这样。」

  「那就以后再说吧,我先打拼事业的。」

  「嗯,这就好!」姐姐主动的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这让我喜出望外,看来姐姐已经被我征服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